低潮

大家好,我是潘政琮太太。這一年來有很深的感觸,也很多人關心,在小潘同意後,我在這跟關心的朋友們說說一些心底話,而這不是一篇討拍文。
我上一次坐在某位明星選手旁邊,他低潮很久了,我不經意的看到他手上紅腫的繭子,看得出來那是新的…
一般人的一生高低起伏可能是以一年或是十年為週期,而頂尖運動員的潮起潮落可以發生在每一天。因為競爭太過激烈與球場越來越刁鑽,只要一點點的沒有發揮就瞬間跌落下來。關心的朋友與球迷們常會詢問,是身體不好嗎?是生活改變不規律嗎?是跟老婆吵架嗎?要不然就會說,哎呀,日子好過了所以現在沒有以前認真啦、外務太多啦、太驕傲啦、沒有野心啦⋯⋯。身為公眾人物,我們總是概括承受,謝謝指教與關心,我偶爾會衝動回個兩句然後挨老公的罵。然而若要我說真話,這些年在美巡賽看到身邊所有的球員,我敢說95%的選手在這種地方面是沒有人有一刻敢鬆懈的。外表光鮮亮麗的美巡賽不是一個任何人敢驕傲的地方,這是一個日日夜夜埋頭苦幹的環境,一個永無停止的追逐與考驗。對大多數的我們來說,挫折在生活中的比例非常大,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們的生活像是和尚一般,每天十點前就寢,比賽常常五點要起床,沒比賽也是六點半起床,然後開始一天的訓練,照表操課,平均一天在球場上站立七小時很正常且不包含體能訓練。除此以外選手還要配合巡迴賽拍攝的工作,和與贊助商互動的責任。比賽就算打好一天還是戰戰兢兢,不到週日繳卡沒人敢鬆懈;在打的灰頭土臉時仍然要想辦法不斷激勵自己,面對眾人的關心更要擠出笑容說自己很好,沒事,我一定會繼續努力,其實心裡在擔心明年還有沒有工作。在大太陽下或是低溫狂風或是大雨下奮戰一天或一週結束,帶著汗水、曬壞的皮膚或是可能濕透的鞋襪回到旅館獨自面對自己使盡全力後的挫敗反覆思考自己還能做什麼才能脫離困境,接著收拾行李帶著滿滿的髒衣服,付了一整週包含旅館機票桿弟的開銷後往下一站去,一年在路上超過30個星期。而目前在全美疫情緊繃的關頭,我們決定再遠也只能開車,打完球就關房間隔離自己,不然生病了運動生涯怎麼辦。即便如此,我們是很幸福的,我們非常非常感謝上蒼的眷顧,讓我們一路從轉職業開始沒有停止的打到了美巡賽,這已經是何等的幸運與恩賜,所以我們非常珍惜每一個在這個大舞台上努力的機會。更因此,我們再忙也堅持要持續不斷的幫助年輕的選手們。人生本來就不是付出就一定會有收穫,這一切是我們自己的選擇,辛苦是正常也是當然的,我們能做的是盡最大的努力,讓自己沒有遺憾。我們不知道我們還能走到哪裡,但我們能肯定的是我們會不忘初心的走到沒有路走為止。在這裡謝謝球迷朋友對小潘的支持,喜歡小潘,總是替我們打氣,祈求大家在這波疫情下能身心健康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