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y 與她的隊友

學生運動員系列-黃筠筑

最近幾年,因為已經有了許多成功的例子,越來越多台灣高爾夫球的小朋友對於美國大學這條路更佳熟悉了。很幸運的,也在高中畢業之後,順利的得到在一級大學校隊全額獎學金的機會。這一路上受了需多幫助,但在大學生活了之後才領悟到這只是個開始。什麼都不太確定的情況下帶著一個行李箱和球具就到了波特蘭。18年來不曾離開家的我,從這之後,開始要自己打理生活中的大小事。

雖然到現在,已經是第三年在奧勒岡州,台灣的家人們還沒有一次機會到這裡過。剛到美國時,行李因為中途轉機沒有承接好,晚了三天才來。好在學校還沒開始,用僅有的資源順利的度過了這第一項考驗。接下來馬上開始隊上的資格賽,是的,基本上每場比賽前每間大學都有資格賽,選出5位代表的球員。第一場比賽我並沒有得到名額,還記得那時候很難過,也知道唯一的辦法只有自己好好振作起來。想要好好練球,這次發現來到這裡不是想去練球,說走就走。沒有交通工具,只能依靠這其他隊友才到得了球場。好在朋友們很照顧我,願意帶我一起去每天的練習。

除此之外,很大ㄧ部分的時間學校的功課也讓我沒有太多能喘息的空間。很多選手進大學前,對於申請獎學金的困擾在於托福的成績要求。其實大學這項要求的用意,是期望進來的運動員至少能有報名比賽的資格(平均成績Grade Point Average 2.0)。因為學期開始之後,有幾百頁的書要讀,和好幾十篇的論文及研究報告要寫。很多大學運動員,是真的大學4年每學期都被due date 追著跑。尤其對高爾夫的球員們,比賽36洞,18洞再加上一天練習一天飛機,常常ㄧ缺課就是兩三天,還沒見到老師幾次就要期中考了。在經過幾個月的摸索後,終於慢慢學習到如何管理和運用時間,同時兼顧練球和學習。

練球和課業,現在很多代辦的公司和留學講座都會提到,但是有一個更重要的事情常常沒有被提及到,人際關係和文化差異。不同的學校,學生的組成會有些不一樣。西部和東部通常華人學生相較比較多,中部歐洲移民居多,南部則是墨西哥移民多。很難相信,但是種族優越主義還是存在,幸運的是這樣的人並不佔多數。很多校隊的選手之間,很多時候並不是很合,也存在很多摩擦,這時候很多沒辦法承受孤獨的人也許會就因為這樣考慮轉去其他學校。

但是其實這些都是可以適應的。美國和台灣不一樣的地方,與其說是人與人之間少了關心,不如說是他們願意交付責任也相信運動員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每個禮拜開始前,找出接下來必須完成的工作,像是列清單一樣寫下來。再來把日程表的時間確定好,這樣大概會知道能夠用在做功課或練球練體能的時間有多少。當遇到困難時,其實學校有很多資源,因為他們把責任交給運動員們,也希望大家有足夠的能力在學校和運動場上成功。這也是很好建立人際關係和機會,有禮貌,誠心的交換意見和提出疑問,好人還是很多的。

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對想要得到成果的事情上付出相等甚至更多的努力,在多出的時間內還可以好好享受這段有些人說是人生中最美的時光。打進了line up就可以和隊上的朋友一起去美國各地很美的球場打球,成績夠好,有很多學校的資源可以聲請進honors school或得到Academic All-American。真誠的對待朋友和隊友,在學校的生活也會變得很有趣又精彩。儘管已經第三年了,有時候還是會懷疑當初是不是該選擇名聲更好的學校,但是想到現在在這裡的朋友們和自己學習到的東西,獲取的機會,總是會很感謝當初支持做出選擇的家人和自己。希望在未來,可以看到更多努力的選手們,有更寬廣的眼界和能力,走出自己未來的路。

Wi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