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made in September 2013

代言與贊助 如何才能真正幫助選手並且創造雙贏

這些年來陸續有許多台灣的企業請運動員代言, 或是贊助運動員. 常常聽到選手自己連贊助與代言都搞不清楚, 又如何在市場上定位自己的價值, 如何在社會上自處, 如何面對代言廠商或是贊助廠商, 更重要的是, 如何看待自己, 如何訂定目標.

 

顧名思義, 代言–代表企業發言, 企業選擇表現優秀有代表性, 形象與該企業相符的人選, 雙方是相輔相成的商業關係. 大家熟悉的像是曾雅妮與台新銀行, 王建民與宏碁, 盧彥勳與紳寶汽車, 林書豪與富豪汽車等. 這些運動員在國際上有知名度, 成績卓越, 簽約金自然不斐. 他們是指標性的人物, 一舉一動與企業緊密結合, 運動員必須潔身自愛, 謹言慎行. 簽約金的部分, 有以年為單位一筆支付, 另有一種是與選手的成績表現結合, 企業提供選手相對獎金, 當然也有每年單筆簽約金外加相對獎金的做法.

 

相對獎金這個概念是幾年前盧宏宗老師告訴我的, 多年前陳志明老師與日本的筑波產商就採用這樣的方式代言. 少人提起, 陳志明老師在日巡賽時期可是非常的了不起的, 一整年比賽的數量與穩定優異的成績, 這幾年台灣的巡迴賽選手幾乎沒有人能與他齊名. 相對獎金的實行方法與金額比例由企業與選手約定. 舉例來說, 選手打第一名, 企業提供比賽獎金100%給選手, 選手打前五名, 企業提供選手得到獎金的80%, 前十名也許是70%, 二十名以後也許就沒有提供任何的獎金. 採行相對獎金, 對企業是公平, 對選手是有激勵作用的, 尤其是還在奮鬥中的選手. 對選手來說, 打得越好,  獎金的乘數越大, 成績不理想, 可能一毛也沒有; 對企業來說, 既然這是商業行為, 既然叫做代言, 付出去的錢就要有效益. 打在最後一組的選手長達五個小時的轉播就做足了廣告, 更別提賽後的報導, 企業獎金付的開心付的理所當然, 而打在十名以後的選手電視轉播寥寥可數, 平面曝光幾乎沒有, 企業無需付出沒有效益的費用.

 

至於贊助, 這是台灣目前普遍在談的也是普遍的做法, 就是企業幫助選手. 不要告訴我企業每年給一個台巡賽或是亞巡賽半卡都打不好沒有任何版面的選手贊助能有什麼廣告效益, 為企業帶來什麼正面的加分, 一年給這些選手兩三百萬完全就是在幫助這些起步的選手罷了. 而選手得到企業的贊助除了嘴巴說說感謝, 打從心底要珍惜這每一分錢, 這年頭沒有一個人或是一個公司的錢是好賺的, 更沒有人”應該”要幫助你們, 選手要把每分錢用在比賽, 用在訓練, 要激勵自己用這三百萬賺三千萬.  最好的做法是贊助比賽與訓練的費用實報實銷, 也讓選手清楚的知道自己花了多驚人的費用.

 

談到這個話題不是來解釋什麼是代言什麼是贊助, 而是想聊聊怎麼樣才能真正的幫助選手. 一直以來, 台灣真正知名的運動選手實在太少, 有本事真正代言企業的可能兩支手伸出來數都嫌太多, 所以絕大多數選手與企業都是贊助的關係. 有的一年給兩三百萬, 有的一個月固定給一個數目, 有許多有心人更是自掏腰包固定幫助許多培訓與職業選手. 很不幸的, 這些社會上的善意可能是導致我們出不了什麼頂尖選手的其中一個原因. 如果簡單用一句話帶過, “這些善意讓選手不用拼命就吃飽了”. 更糟糕的是, 選手因為如此, 他們的心思可能放在與老闆們應酬社交比思考執行怎麼讓自己變得更強來的多了許多. 選手不需要在國際知名的大舞台上打出好成績, 就能擁有一身的名牌, 選手不用流血流汗, 就能安身立命, 年輕的追求最新的手機與名牌皮夾, 年紀大的追逐名車名錶, 出去說是職業選手,  但職業選手的尊嚴與價值在哪裡? 這些善意不但害了選手, 社會資源更不該如此被運用.

 

之前的文章談過, 某位亞巡賽的裁判曾經告訴我, 台灣的選手是最被動的. 世界上有多少奮鬥中的選手不分國籍, 賣房賣車兼差在追求他們的夢想, 而我們在這個島上老闆們出錢讓大家在這裡大拜拜, 大家還抱怨企業給的還不夠多, 覺得自己”已經很努力”, 怎麼都沒有人幫我出錢送我出國訓練? 很多人覺得小潘很幸運, 能到美國去, 這一去, 轉眼已經七年了. 先不論小潘一個人在美國吃了多少苦, 七年前, 小潘才14歲, 又瘦又小, 在台灣當時的對手已經是老大哥蔣宸豑與詹世昌; 才14歲, 他口袋已經集滿台灣春夏秋冬四大賽的冠軍;  才14歲, 最不看好的亞運代表奪下台灣有史以來第一面個人亞運銀牌; 才15歲不久就已經打進歐亞巡共站的Volvo China Open; 才15歲就打進美國業餘錦標賽八強與Bobby Jones齊名. 不是在這裡說小潘的豐功偉業, 要說的是, 當年能得到出國的機會, 是他用實力爭取來的, 才15歲的他, 拼到台灣業餘第一把交椅, 爭取來的機會. 而台灣第一把交椅到了美國, 又拼了多少命, 才有今天小小的成績. 小潘為什麼走到今天, 因為, 他”餓”. 但我們現在幫助選手的方法, 卻讓他們一點也不餓.

 

小潘的肚子早就不餓了, 從高中開始到現在, 學校把他的肚子照顧得好好的. 他餓, 一來是他永遠記得他真正餓過, 更重要的是, 他精神上面的飢餓. 小潘有他的態度, 他要的是自我實現, 他要做一個有尊嚴的選手, 他沒有很大的物質欲望, 讓他真正快樂與滿足的是自我實現. 他不怕失敗, 因為他本來就沒有什麼, 他的一切是靠自己得來的, 失敗他知道怎麼再爬起來. 他痛恨的是失去自己的態度, 痛恨看別人臉色, 他不會允許自己得過且過讓老闆們一個月三五萬的養, 不會允許自己拿著14支球桿混日子. 如果是這樣, 他會把球桿放下.  他受過的恩, 從來沒有忘記, 因為從來沒有忘記, 所以沒有停下鞭策自己的腳步.

 

回到主題, 代言與贊助. 做為贊助者, 不要害了選手, 扭曲了善意, 要監督選手的進度, 時時檢討贊助的方式是否能幫到選手, 要讓選手競爭, 要淘汰; 昨為企業家, 事業CEO, 對社會有責任, 對公司的每一分錢, 與每一個投資者更有責任, 要妥善運用, 挑選適當的代言人, 創造雙贏.

 

最後, 選手自己要有尊嚴, 對得起花在自己身上的每一分善意, 好好把成績打出來, 如此一來見到贊助商便能挺著胸膛拿出選手的樣子. 贊助者更要幫助培訓選手從小拿出該有的態度, 不要讓他們見到贊助商總是畢恭畢敬深怕得罪的叫著叔叔伯伯阿姨或是讓他們從小學會逢迎拍馬. 既然是贊助, 幫助, 就不是施捨, 不應該有給錢是大爺的態度, 連對培訓的孩子也要尊重, 切勿”呼之即來, 揮之即去”.  球員老是看人臉色, 怎麼會有大的格局與寬廣的心胸跟偉大的志向崇高的自我期許?   而已經是出了名的職業選手, 接受代言, 就要善盡代言的責任, 嚴以律己. 如果職業選手到了生活已經不愁的階段就滿足了, 其實這些人沒有代言的價值, 運動選手代言的價值是追求極致與榮譽的精神, 吃飽了就滿足了的, 自然不是一個社會要尊崇的典範, 企業其實沒有理由找這樣的選手代言. 不管是接受贊助與代言企業的球員們, 除了專注於提升自己在球場上的表現, 球場外應該被贊助者與合作代言的企業嚴格要求有端正的品行, 不卑不亢的態度與應對得宜的舉止.

 

與這一切相關的各位, 真的要好好思考怎麼樣是真正的幫助選手, 是不是有一天能讓社會大眾真正的尊敬我們的運動員呢?

 

PS. 講兩個很小的小故事 : 大家現在都知道, 小潘自我要求甚高, 常常自找麻煩, 追求完美改揮桿, 知道自己有問題就要改. 這件事情延續到球場外面. 好多年前年紀還很小, 他發現自己使用筷子的方法不正確, 覺得自己在餐桌上有失禮貌, 沒有人告訴他, 他自己花了一段時間改成正確的持筷姿勢. 另一件事情也是在好多年前他代表台灣到美國比賽時. 比賽的時候一群選手到了練習場, 見到一堆堆全新的T牌比賽用球, 許許多多的小朋友青少年就把球一把接著一把的往自己的球袋裡塞. 很多年以後我問他, 為什麼你沒有拿, 他說, “我只知道我不應該拿”. 一個人不會球場外一個樣, 球場內另一個樣. 球員要在生活的每一個細節要求自己, 企業與贊助者在挑選手的時候更可以從場外的表現看到選手真實的樣貌.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去年底,我們有一個共識,以現有的條件,小潘擊球的距離不太可能再増加。要再增加二十碼,就得從兩方面下手:增重,然後把自然的Fade 改成Draw。今年四月小潘決定放棄整個夏天的比賽,除了US Open 以外只留下US Amateur. 六月下旬 ,小潘回來改揮桿,排空所有行程,一個半月中只有練球,學習新動作,體能,伸展和瑜珈。

阿磊有很多疑慮,一再問:要改嗎?真的要改嗎?是我就不敢。台灣的業餘選手世界排名200都進不去,這個世界第一的要把自己的揮桿拆了。到頭來反而阿磊出了最多力。一個半月的時間𥚃,阿磊除了工作以外所有的精神都給了小潘,從儀器分析小潘揮桿的身體重心和用力順續,將右手主導的Fade改成左邊主導的Draw,到每日重量訓練的菜單,拉筋的動作,無役不與。小潘咬緊牙關操到有時冰敷不夠必須冰療降溫(冷水加入三大袋冰塊,一次入水十二分鐘)。訓練的末端我們清楚看到20碼的距離,小潘在儀器測試下逆風打出十球平均295的開球,鐵桿以高仰角飛出一路向上飛到足碼,然後像降落傘般落地即停。這是美巡規格的本事,本,有了。

好戲才開始,未來一年小潘有苦頭吃,有比以往更難的路要走。巡迴賽選手是那些人?每一個都是當年水𥚃來火𥚃去的天才兒童。德州農工大學的教頭說:NCAA的選手每100人只有一個會去到PGA巡迴賽,而五年存活率只有20%. 也就是說,每年NCAA的球員中500人只有一人五年後還在PGA巡迴賽。恐怖嗎?

我這樣告訴過小潘:在台灣一般大學生出社會薪水一年三十萬,美巡賽單站冠軍一週三千多萬台幣,打得好,一週賺人家一百年薪水,問問你自己,你憑什麼?陳志忠當年打美巡的身手我見過,十四枝球桿不能有明顯的弱點,尤其中短鐵桿彈著點的密集度,我在今天台灣球員身上從來沒見到過,而不要忘了,陳志忠在美巡只有一勝。

完全如預料中的,小潘在返美第一場賽事,即世界第一的美國業餘錦標賽中立即遭到淘汰。這件事在我眼中與外界觀察大有所別:我的看法99%是正面的。一個年輕人需要多大的膽識和智慧,敢把用了十五年,並且把他推上世界頂端的揮桿放下來,改用一個才學了一個半月的新揮桿,頑強地面對全員到齊的世界一流高手,然後乖乖吞下敗仗,丟掉世界第一的皇冠和幾乎到手的,明年名人賽,美國和英國公開賽的參賽權?如果你看得懂上面這一段文字,你才能了解真正世界一流高手的心理素質。我彷彿看到一個再生的 Gary Player 正蹲下來,當他跳起來的時候,將會比所有對手高大。小潘168公分,和 Gary Player 一樣,當年 Gary Player 和尼克勞斯,阿諾帕馬合稱高爾夫的世界三大,小潘的路還長,我們拭目以待。

有件事值得一提。小潘的世界第一似乎吸引了兩岸小球員和家長的注意。許多對華大的詢問蜂擁而至,更多人探討孩子去美取経的可能。2014年秋季,有一個初中去加拿大的台灣孩子,確定進華大,小潘將有一年時間可以帶他。Michelle 姊姊和我近八年來以奉獻社會的心從零開始帶這個年輕人,現在尋路者找到路了,有人跟來了,也許,我們終會走出困境。

小潘本週在日本,參加美日十所大學年度對抗,以個人第五做收。值得看的是第二輪,64桿零失誤。問他有沒有偷偷回去用舊揮桿?他淡淡地說:沒有,只是節奏找到了。阿磊認為改揮桿要一到兩年,這下子跌破眼鏡,半年到一年,小潘會再站起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台灣的孩子們,加把勁,咬緊牙,失敗不是不能,是自己不夠願意。

轉變中的小潘

在經過了漫長的夏天, UW也快要開學了. 就在開學前, 哈士奇們從西雅圖幾乎橫渡太平洋來到日本福島(聽起來有點嚇人, 是不是?), 展開他們學年的第一場比賽. 這場Topy Cup(http://www.topycup.com/)是戰後為了修復美日關係而創立的. 每年會有四所美國的大學代表美國參賽, 這是UW第四次來到這場比賽. 剛轉職業就在PGA嶄露光芒的松山英樹在去年就帶領其所屬的東北福祉大學贏得冠軍, UW也曾經抱回過一次冠軍獎盃.

 

回到今年的暑假, 小潘在Merion打完US Open之後隨即回到台灣進行訓練. 他在過去三個月積極增重了15磅, 做了非常多的體能訓練與伸展, 瑜珈; 最重要的是, 在揮桿動作上作了非常大的調整. 這個調整能讓他更容易運用正確的肌肉使力, 配合上增加的體重與緩滿改進的肌肉柔軟度, 目前開球的距離增加了約10碼. 這樣的動作調整大概總共需要兩年的時間, 現在進行到第三個階段, 而回到賽季, 小潘必須用非常大量的練習習慣他新的姿勢帶來的新節奏, 又必須有大量的短桿練習, 讓在調整的他有精準的短桿做為後盾.

 

通常不太有人會在這個階段進行如此揮桿的大改造, 尤其是距離小潘畢業轉職業, 倒數計時的鐘已經開始運轉, 他的表現深深影響他轉入職業的第一步. 因此, 在決定做改變之前, 小潘的團隊思考了非常久. 小潘是這整件事情的中心, 老師也了解, 這件事情存在的風險, 但是大家都知道, 如果小潘設定自己的對手是未來PGA上的世界150名菁英, 他必須將他的球技帶到下一個層次. 小潘的能力當然可以賺錢, 可以賺不少的錢, 但他不要只是當一個去巡迴賽上上班賺錢的球員. 你有想要偉大的心胸, 你才有可能偉大. 想要偉大, 你必須付出代價.

 

今年夏天之後的第一場比賽就是攸關小潘業餘第一寶座保衛戰的美國業餘錦標賽, 這個世界第一在八月底維持住的話, 會自動取得明年度美國與英國公開賽的入場券, 這是壓力, 也會是代價. 改動作的第一場比賽就來到全世界最難打的業餘比賽, 面對USGA設定的球場, 小潘表現得如何? 結果是, 淘汰. 小潘在第一天被視為困難的球場The Country Club穩紮穩打, 表現非常不錯, 但在第二天名次直直落, 最終沒能搶進64強, 也失去了業餘第一與其帶來的獎賞.

 

改揮桿當然有很大的影響, 尤其是小潘一向精準的短鐵桿在這場比賽第二天面對較短的球場失了準頭, 頻頻打過頭, 面對後高前低的果嶺, 週圍佈滿濃密的長草, 老是打過頭自然是節節敗退. 然而在這場比賽, 老師再次看到了, 小潘也感覺到了他其他的問題. 改揮桿有沒有影響, 當然有. 當我站在練習場看著他不時跑出來的大左曲球, 背脊可真涼, 那是看過小潘打球的人都知道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只能不斷的提醒他要放慢他的節奏配合新的揮桿. 從練習日開始, 我們發現他在練習場時左曲球非常的嚴重, 但是只要下到球場, 有目標導向時, 他自然有辦法把球放在球道與果嶺上. 所以, 改揮桿當然有很大的影響, 面對這麼大的比賽, 心裡不夠踏實, 當然有影響. 但是擅長打比賽也知道怎麼處理比賽的小潘不至於會連64強都沒有機會. 事情在比賽第二天就看到跡象, 他在練習場時的起桿節奏就開始變得偏急偏猛, 雖然知道要放慢, 但在比賽的情緒下執行上有困難.

 

下了場之後小潘把球打得筆直, 帶著漂亮的小左曲, 但第二桿的距離就是一直出問題, 該推進的推桿又都沒有把握. 從第二天比賽的內容檢討, 改動作對小潘來說其實不是”這麼”巨大的威脅, 比賽時他有能力堅持新的動作並且打出不差的球, 把自己放在一個不錯的位置上. (當然,打USGA的比賽你不能只是”不差”, 你必須累積一個又一個精準的”好球”.) 那麼, 問題出在哪 ? 為什麼已經是老鳥的他在重要關頭會感覺自己老是選桿選錯, 第二桿距離頻頻失了準頭, 打過頭的錯會一直持續犯而無法調整, 明知道後面不能去還一直去, 推桿表賽差強人意 ? 賽後, 小潘自己感覺, 一早起來就感覺到緊張, 然而, 小潘其實是知道如何分散注意力, 擅長處理緊張的. 這時, 老師精準的點出來, 在過去幾次重要比賽, 小潘會出現的心理問題. 他不是不會處理比賽, 不是不會處理緊張, 是一些更深層的問題. 而小潘在這次的比賽中, 自己也有聽到老師點出, 他心裡的那個聲音, 必須去學習面對的聲音. 這接下來會是小潘努力的方向, 最重要的功課, 在這不便多說.

 

大三的球季開始, 小潘必須扛起領導整個球隊的責任. 轉眼間在大學已經不再青澀的小潘, 除了必須拿出成績, 建立規範, 組織球隊, 如老師所說, 為了讀書, 這種程度還在打業餘的他更必須保持”新鮮”. 就讓我們繼續拭目以待, 仍在進化中的潘政琮.

 

Michelle

9.9.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