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AA

10/14 你的夢想是追夢還是白日夢

今年是我美夢成真的一年,在22年努力之後終於在強敵環伺的美巡賽贏到了RBC傳承賽,這都要歸功於自己每年都有設定目標持續穩定的進步,才會一步一步踏踏實實的走到了美巡賽,並且終於在第三年拿到了冠軍,我必須說我很幸運,不管是財務上還是球場的表現與所做的改變,這一路來有很多關鍵都環環相扣,才能讓大家看到我一飛沖天似的表現,再次謝謝過去所有人給我的階段性的幫助,我才能完成這一段艱難旅途,並且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追夢,接下來我想要分享這一路來的一些正確觀念。

第一,你連自己都不投資,那旁人(企業主)還會投資你嗎?
曾經有一位台灣選手詢問我的訓練方法與導師,我跟他說我願意介紹給他,我也相信會幫助到他,但是他的下一句話震驚了我,他說他沒有贊助商贊助他的訓練經費,所以他不去嘗試,我聽完搖搖頭,也對台灣的觀念很失望。我們選手的觀念一直以來不會把賺來的獎金用來投資自己,讓自己的實力再進步,我大三的時候,花自己的錢去澳洲找我現在的訓練師Dr. Sean Horan,當初我知道自己技術遇到了瓶頸,假如想要在美巡賽有一席之地,我就必須要去學習新的知識,甚至是改變姿勢,那時與我的大學教練討論,他以為我瘋了,我打得好好的,何必來一個大調整,可是後來成果很好,他還邀請Sean到華大幫助其他選手。在這世界上,大部分的企業都會投資一部分的利潤在新的研發上,讓自己保持優勢,或是持續增加公司產業的技術門檻來擊敗對手,運動場上亦是如此,我常常跟自己說,沒有進步,就是退步,我們運動員沒有停留的空間。另外一個說法就是不進步,就是做白日夢。

第二,AIM High, but plan for the worst.
目標為什麼要瞄準高一點,因為進步的第一步就是要跳脫出自己的舒適圈, 所以我通常目標都會訂在自己的能力之上,甚至有時會跳兩級似的挑戰自己。舉例來說,今年贏到了冠軍,我的目標似乎應該完成許多,但其實不然,我自己季後的檢討發現其實我只完成了一半,那麼,另外一半我就會把他延續成為明年的目標繼續努力。這樣的規劃下,你會發現每年都能持續進步,當發生退步時也能即時的發現。此外,一般的生涯規劃我會強烈建議把最糟糕的情況也思考進去,因為有了最糟糕的打算,當遇到的時候,所以你的心情與應對都會顯得比較舒坦。最重要的是,誠實的面對自己的狀況,勝不驕,敗不餒,運動員的生涯本來就有太多的不可預測性,有這樣的認知,走的踏踏實實,得失心才不會那麼重。最後,處理成功,其實比處理失敗還困難,因為當所有人都在說你好的時候,自己不自覺的會有太多的期待,不夠踏實反而對接下來的比賽有不好的影響。所以,要不段的提醒自己,要更加的自律跟謹慎,才有機會走的長遠。

我希望這兩點可以幫助大家追尋自己的夢想,夢想是用行動追來的,沒有其他捷徑。

此篇是我在CJ Cup的無聊酒店寫的

CT Pan

Windy 與她的隊友

學生運動員系列-黃筠筑

最近幾年,因為已經有了許多成功的例子,越來越多台灣高爾夫球的小朋友對於美國大學這條路更佳熟悉了。很幸運的,也在高中畢業之後,順利的得到在一級大學校隊全額獎學金的機會。這一路上受了需多幫助,但在大學生活了之後才領悟到這只是個開始。什麼都不太確定的情況下帶著一個行李箱和球具就到了波特蘭。18年來不曾離開家的我,從這之後,開始要自己打理生活中的大小事。

雖然到現在,已經是第三年在奧勒岡州,台灣的家人們還沒有一次機會到這裡過。剛到美國時,行李因為中途轉機沒有承接好,晚了三天才來。好在學校還沒開始,用僅有的資源順利的度過了這第一項考驗。接下來馬上開始隊上的資格賽,是的,基本上每場比賽前每間大學都有資格賽,選出5位代表的球員。第一場比賽我並沒有得到名額,還記得那時候很難過,也知道唯一的辦法只有自己好好振作起來。想要好好練球,這次發現來到這裡不是想去練球,說走就走。沒有交通工具,只能依靠這其他隊友才到得了球場。好在朋友們很照顧我,願意帶我一起去每天的練習。

除此之外,很大ㄧ部分的時間學校的功課也讓我沒有太多能喘息的空間。很多選手進大學前,對於申請獎學金的困擾在於托福的成績要求。其實大學這項要求的用意,是期望進來的運動員至少能有報名比賽的資格(平均成績Grade Point Average 2.0)。因為學期開始之後,有幾百頁的書要讀,和好幾十篇的論文及研究報告要寫。很多大學運動員,是真的大學4年每學期都被due date 追著跑。尤其對高爾夫的球員們,比賽36洞,18洞再加上一天練習一天飛機,常常ㄧ缺課就是兩三天,還沒見到老師幾次就要期中考了。在經過幾個月的摸索後,終於慢慢學習到如何管理和運用時間,同時兼顧練球和學習。

練球和課業,現在很多代辦的公司和留學講座都會提到,但是有一個更重要的事情常常沒有被提及到,人際關係和文化差異。不同的學校,學生的組成會有些不一樣。西部和東部通常華人學生相較比較多,中部歐洲移民居多,南部則是墨西哥移民多。很難相信,但是種族優越主義還是存在,幸運的是這樣的人並不佔多數。很多校隊的選手之間,很多時候並不是很合,也存在很多摩擦,這時候很多沒辦法承受孤獨的人也許會就因為這樣考慮轉去其他學校。

但是其實這些都是可以適應的。美國和台灣不一樣的地方,與其說是人與人之間少了關心,不如說是他們願意交付責任也相信運動員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每個禮拜開始前,找出接下來必須完成的工作,像是列清單一樣寫下來。再來把日程表的時間確定好,這樣大概會知道能夠用在做功課或練球練體能的時間有多少。當遇到困難時,其實學校有很多資源,因為他們把責任交給運動員們,也希望大家有足夠的能力在學校和運動場上成功。這也是很好建立人際關係和機會,有禮貌,誠心的交換意見和提出疑問,好人還是很多的。

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對想要得到成果的事情上付出相等甚至更多的努力,在多出的時間內還可以好好享受這段有些人說是人生中最美的時光。打進了line up就可以和隊上的朋友一起去美國各地很美的球場打球,成績夠好,有很多學校的資源可以聲請進honors school或得到Academic All-American。真誠的對待朋友和隊友,在學校的生活也會變得很有趣又精彩。儘管已經第三年了,有時候還是會懷疑當初是不是該選擇名聲更好的學校,但是想到現在在這裡的朋友們和自己學習到的東西,獲取的機會,總是會很感謝當初支持做出選擇的家人和自己。希望在未來,可以看到更多努力的選手們,有更寬廣的眼界和能力,走出自己未來的路。

Windy

翅膀硬了的孩子們

翅膀硬了的孩子們,用力飛吧!

 

過去這一個星期我在忙著年底座談會的報名,對帳,聯繫,小潘除了正常比賽練球的行程,每天親力親為的與籌辦基金會的人員開會,回信,剩下的時間則花在建立自己的網站,寫文章,更新資訊。吃飯時,我們聊到這些年來我們遇見的孩子們。我在2006年認識小潘,我們開始一起邁向未知,他一邊打球,我們一邊了解美國的系統,然後,我們開始慢慢的將資訊帶回台灣,小潘轉職業的當年,我們開始了座談會,訓練營。這麼多年過去,當我們細數著些孩子時,小潘的雙眼閃閃發亮,我知道,打好球是他從小到大直到現在都還在努力追求的夢想,而幫助這些孩子是小潘現在最大的願望。2014年的業餘世界盃與仁川亞運,小潘接觸到俞俊安,當了兩個星期的室友,搞笑,打屁,當然,聊到美國大學,那年,俊安16歲。亞運結束後,俊安跑來找我,我記得我們一起走在美麗華球場看思嘉比賽,他告訴我,他想要打美巡賽。我問俊安,你什麼時候想要轉職業,他說,高中畢業吧!我又問他,你想打美巡賽,你知道怎麼開始嗎?他沒說話。接著,我告訴他,你想打美巡賽,但是你不會講英文,你在美國沒有朋友,沒有球場,沒有家,不懂美國的文化,然後你必須處理稅務問題,法律問題,要跟贊助商打配對賽,要行銷自己,面對各式各樣的人事物要判斷什麼對自己好,什麼要拒絕,然後你的對手是全世界最厲害的人,你要打的是最困難的球場……。俊安靜靜地聽,只花了一個九洞,我知道他聽懂了。之後,他去了美國一年,一年內,他在球場上達成目標,贏得西方業餘青少年錦標賽冠軍,吸引到教練,贏得全額獎學金。一年後,我告訴他,你回來補SAT跟托福,在美國沒有人可以幫你。介紹了學霸級的Damine老師給俊安每天從桃園自己坐火車到台北,轉捷運再轉公車一週補習四到五天,一年半之後,考過SAT與托福,球技不但沒有退步,反而學會更有效率的運用時間。今年美國公開賽我遇到俊安全家,我跟俊安說,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當年沒有下定決心,你有很大的可能不會坐在這裡。轉身我看俊安的妹妹軒軒,問他說,你不是當初不想來嗎?現在好嗎?她點點頭。最後我跟俞爸俞媽說,你們家出了兩個美國大學NCAA的優秀運動員,訓練,學費全部是獎學金負擔,恭喜你們!俞媽媽笑著說,對啊,練習場的客人也都這樣跟我們說,更重要的是,妹妹進步很多,現在還能幫忙哥哥做一些文書的工作,以前是不可能的。俊安明年即將畢業,他現在的世界業餘排名前五名,NCAA耀眼的明日之星,我們很期待他的表現,我告訴他,做自己,不要在意別人把你跟誰比較,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我希望你超越小潘!用力飛吧!

後記,小潘常常提醒我,18歲以上的選手,我們必須把他們當大人對待,他們來找我們,我們可以給予建議,但要尊重他們,不要把自己的價值觀放在他們身上,讓他們自己做選擇。就算可能是錯的選擇,你還是必須要讓他去經歷,他就會學會。

本文經由俞俊安本人同意後公布,俞俊安目前就讀亞歷桑那州立大學四年級 

Michelle

如呵篩選大學(自己的成績,大學的地點氣候氣氛文化,獎學金及出場的機會)

首先,絕對不要盲目的跟從別人的選擇,適合潘政琮的學校不見得適合你,學術名校進去了可能讀不出來,高爾夫強隊可能會沒有出場機會,功課輕鬆的學校可能當地的文化你不適應。所要選大學之前要先了解自己。

第一,了解自己的打球能力,這與你能爭取到的獎學金和出場機會相關。一個學校每次出去比賽有五個人,通常有機會得到全額獎學金的選手是學校的第一種子,全美排名前20名左右的選手,基本上他們只要成績不要太差,都可以以全額獎學金進到一流的大學高爾夫校隊。男子高爾夫一個校隊只有四人份的獎學金給全隊隊員分,所以,如果你真的很需要全額獎學金或是比較多的獎學金,但打球的成績不是頂尖,那麼可能退而求其次的選擇排名後面一點的學校。校隊排名後面的學校不一定不好,如果你打球的能力不是頂尖,有時候去到這樣的學校反而有機會出場訓練,不會四年都在坐冷板凳。

第二,學業上的能力。每個人都想進史丹佛大學,但是大學高爾夫校隊的選手,必須同時兼顧課業與球場上的表現,加上英語不是我們的母語,美國的大學常常是進去容易出來難,如果能力不夠一味的追求名校,成績沒有達到的話是會被禁賽的。

第三,鎖定分區。全美國第一及的大學校隊有312所,必須先縮小範圍。我會建議選擇資源多,比賽強,氣候文化居住環境適合我們的區域。首先我們不贊成去D2或是D3的學校,因為…。D1像是華大所在的PAC12,就是炙手可熱的分區。(與聽眾互動,PAC12有?UW,CAL,UCLA,USC,Stanford,Oregon,WSU,UA,ASU),這裡的氣候溫和,文化上面對外來的民族相對友善,文化也比較開放。SEC(Alabama,Georgia),Big12(UO,OSU.Texas)也是強區,但位處美國南方或是東南方,生活與文化上面我們也於比較難以適應。

第四,教練。這一點在鎖定分區,衡量校隊與學業後,會選擇幾個學校開始投擲自己的履歷,有時候會有教練來邀請(來邀請不代表進去了)。這時要密切的與教練互動,了解教練適不適合你,因為大學教練幾乎決定你未來四年的生活。有的教練是鐵的紀律,有的教練有點混,有的教練是人很好。有時候有一些個人的機會打大比賽他不讓你出來。所以這些在溝通階段都要很小心。如果書面上聊得很愉快,大概高二就可以告訴教練,是不是可以安排正式的校園參觀。基本上,教練與選手連絡是有規範的(請小潘解釋),而校園參觀其實就是面試,非常重要,要做好準備,是小孩要表現不是家長要表現。校園參觀的內容包含:……。

Coach Matt Thurmond

—————————————————————————-
聯絡教練(時間點,聯絡方式,準備內容,參訪學校
要如何讓自己與其他的球員不一樣,除了打球以外的生活,短中長期目標的設定能夠幫助教練了解你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球員。教練每年會收到上百封的申請函,如果你不是全美排名前五十名的選手,一定要想一想自己有什麼樣的特色是與別人不一樣的。例如,你是一個很有活力,對高爾夫很有熱情的球員,讓教練覺得有你在的話團隊氣氛會很好,或是,你是一個願意幫助別人的選手,或是你是一個很有紀律能自律的選手,這些都會成為教練選擇你的原因。

潘政琮的進化方程式 

 

  • 態度(按部就班的堅毅,認命不抱怨,願意不求回報的努力) 家庭教育 
  • 追根究底,養成求知與學習的習慣 教育 
  • Dream Big, Work Hard, Stay Humble 

Q : 首先,我們已時光回朔的方式來回顧小潘走過的路,最後來整理與總結,是什麼樣的條件與特質,帶他走向美巡賽。 

小潘:十年年剛到美國的我,不會講英文,更不用說要用英文來讀書與生活。球場上,我們引以為傲的亞運銀牌並不受到任何的重視,反倒是美國業餘錦標賽的八強為我帶來了比賽的機會。碰到最大的問題是語言不通,不管我球打再好,並不能融入當地的社會,這部分會對我的自信心造成影響。熬過了最辛苦的第一年,高中的時候,我開始自己一個人在全美國旅行,打業餘比賽。當時常常打在前三分之一左右的名次,給我很大的打擊,因為我在台灣很輕易地可以打在前幾名。因為沒有想到對手的強度不同,這樣的挫折讓我經歷了很大的低潮。後來在盧老師的提點下我了解我是越級比賽,實際的情況沒有這麼差,我才一步步從基礎開始,找回自己的信心,並且在學業上逐漸的進步,最後得到大學教練的認可,自己也通過了入學測驗。上大學的第二場比賽我就贏了,但當學業真正開始的時候,我必須花比美國人兩三倍的時間去準備功課,加上一場又一場的比賽,我的生活幾乎沒有空檔。雖然後來我的球回到了我的水準,但我卻不願意接下教練要求我當隊長,因為我覺得我只要顧好我自己,但回想起來,其實我不覺得我可以領導別人,一直到大四,我接下了隊長的位子,並且我做得很好,在轉職業之前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非常好的位置。 

 

Q : 請問小潘,你認為過去十年來你能有這麼大的進步,最重要的原因是什麼? 

 

小潘: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態度,我覺得是態度造就了今天的我。有三個重要的態度,包含按部就班的堅毅,認命並不抱怨,這兩元素真正讓我當初從你們的位置走到今天我的位置。我來替每一個元素舉一個例子好: 

第一,按部就班的堅毅。其實從我高中時候,有很多大學教練都覺得我沒有要上大學,因為他們覺得大部分的亞洲選手都會選擇很小的時候轉職業,但我當初自己打從心裡知道自己要上大學,因為我相信大學可以幫助我。數據上美巡賽有三分之二的選手都上過大學,這證明美國大學系統是很成熟並且有幫助的。到了大二下的時候,那時候我的業餘排名到了世界第一,很多人再次覺得我是時候轉職業了,我的大學教練也會擔心我會不會有一天跟他說我不讀了, 當時自己心裡也有想過 。但自己的直覺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雖然有很多誘惑,我當下覺得自己並沒有準備好。球技上與心態上再利用兩年去加強的話,職業之路或許會更完善。我知道跟我同期的很多強手念完大一或大二就轉了,但我的情況與美國人不同,他們在自己的國家,用自己的語言與文化生活,而我才來美國幾年,我必須沈住氣等待時刻來臨。我整個過程都有很多挑戰,有時候也並不是像你們看到的那麼順利,但是我覺得身為運動員,按部就班,不疾不徐,不中斷放棄,拒絕捷徑的誘惑就是讓我成功的元素之一。就我現在回頭看大學的經驗,我深信是大學的確讓我為未來的職業生涯準備得更好 

 

第二,認命並不抱怨。身為運動員,我們無時無刻都在跟別人比較成績,甚至是延伸到球場外的事情,這會讓我們更容易地去抱怨自己所沒有的事物,忘記了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才是一切的根本。舉個例子,在我青少年時期,因為我不是美國人,很多媒體對我的曝光相對上比較少,甚至打第一名的時候也僅以兩行字帶過,這部分我當下完完全全的可以了解,這是別人的國家,他們對當地選手的重視會比外國人多也是正常的,重點是不管你在哪裡遇到哪些事情,你都要讓自己看到正面的訊息,並且做好該做的準備,這樣才能獲得更多人的尊重。除了媒體以外,轉職業的路途也會比當地選手辛苦,像是我去年剛轉職業時只拿到一場美巡賽比賽的外卡,以我的業餘時代的成績,理論上應該可以拿到三到五場美巡賽的外卡,甚至成績比我差的都拿到七場比賽的外卡。但我當下沒有抱怨,我老老實實去參加加拿大巡迴賽,去考威巡賽的資格考,沒有老是想著外卡,踏踏實實地在威巡賽累積積分,因為我相信,只要有足夠的實力,你終究會去到你該去的地方。拿你抱怨的時間來充實自己的能力,累積正面的能量,才能真正幫助自己。最後一個例子,我一開始上去威巡賽的時候,不懂為什麼我老是打在最後幾組。大家知道,晚開球,果嶺在被150個人踩過之後都很爛了,在美國,起風幾乎都是下午,我常常要在星期五的下午大家壓力最大的時候,面對大風,打六個小時,爭取晉級。後來我了解,在美巡賽系統,新人都會排在最後,每次比賽,常常就有很多新人會一直抱怨。後來我告訴自己,那些偉大的球員也都是從最後幾組打起來的,學會接受現況,好好把握,還是要相信,實力才是一切。 

 

第三,願意不求回報的努力。我想這一點讓Michelle來說。 

Michelle : 我記得盧老師曾經說過一句話,“小潘最大的優點,不是他有多好的運動天份,而是他願意,用很多很多的努力,去換一個很小很小,甚至是不一定存在的回報。”我想請問在做的各位,你們覺得,職業運動最大的特色是什麼?我的答案是,“現實,殘酷”。這一年多來跟著小潘在巡迴賽上,看著來來去去的高手們,聽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打到威巡,打到美巡,有哪一個選手不厲害?有誰不努力?但是當全世界最好的人都在那邊,你會發現,很多時候,不是努力就會有回報。這時候,如果你還像小孩子一樣,做對一件事情,就要老師在聯絡簿上給你蓋一個笑臉,那麼,你會不斷的受到巨大的挫折與打擊,或是會開始抱怨,為什麼我這麼努力,卻沒有收穫。在這麼大的舞台上,選手必須低著頭,經營著每一個細節,如果選手老是在乎收穫,那麼選手不會有耐心去面對漫長又困難的職業道路。在威巡賽你會發現,你沒有犯錯,卻被淘汰。小潘一開始因為在加拿大打很好,帶著太高的期待去威巡,一開始就跌倒,他的成績好起來,是因為他像過去一樣,回到原點,準備自己。他甚至告訴自己,今年上不去沒關係,重點是我的實力要夠,不然上去了也是打回來。就在有這樣的認知的時候,他的成績慢慢的就出來了。就像過去十年來,他從來沒有急著想要一步登天,他老老實實的,不求回報的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Q : 小潘,關於您的態度,我想是從小的家庭教育所養成的。那麼,進一步想要來談談你最常提到的教育。到底教育在這些年,給你最大的幫助是什麼? 

小潘:老一輩的人常常說,不要抓魚給你的孩子,給他魚網,他知道怎麼抓魚才活得下來。教育,其實就是我的漁網。教育跟打球並沒有直接的關聯,但是改變我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因為教育,我學會思考,我養成閱讀的習慣,我學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我講話變得有內容,我知道該在對的時候說對的話,做對的事情。這一切,讓我變得真正的有自信,而不只是一個會打球的土人。轉職業後,我知道該怎麼選擇對的人做我的團隊,我可以有邏輯的解決旅行上的問題,我知道被突然被叫到轉播台上的時候,該說什麼話,我生活上與球場上的一切井井有條,是教育讓我轉職業的過程相對於別人來說順利。也是因為教育,所以我才知道傳承的重要,今天我才會坐在這裡。 

總結: 

很多人肯定很多疑問想知道我是如何辦到的,或是有哪些神秘大絕招讓自己與眾不同,我可以在這裡跟大家說我沒有訣竅,我只有堅毅,認命,不抱怨的態度,按部就班的完成每一項工作,甚至有時候用110%的努力去完成,最後追根究底的求知與學習,而這些特質就是讓我從你們現在的位子走到今天的我 

PGA Tour Rookie Year

如何取得pga tour資格,與PGA的福利,開銷 

在威巡賽取得PGA巡迴賽資格有兩種方式,第一種就是我拿到資格的方式,在一般球季結束時獎金排名前25名取得資格,第二種方式是打進威巡賽季後賽,並且在季後賽最後四場比賽獎金排名到前25名,記住最後四場比賽的獎金是重新排名,簡單來講一般賽季的2675名會在最後四場比賽跟美巡賽沒有保住卡片的選手一起競爭最後的25名資格(126~200),加上一些各地的好選手,而原先的一般賽季的25名的獎金排名會加上最後四場比賽的獎金去曲的最後的參賽排序,據我經紀人的經驗,排序在五十名的前一半會肯定會進大部分的比賽,而後半部分則要看運氣,去年的最後一名只有打15場比賽(美巡賽一年總共有45場比賽左右)。 

取得美巡賽資格後,當然要恭喜你了,你的夢想又靠近一步了,美巡賽的不同的地方除了比賽之外就是福利特別的多,(打開pga tourlinks)一一介紹,並且說這是每一個選手的專有網站,裡面有數據的資料等等,你需要的資訊都在裡面, 像是比賽規則,開會修改的簡章,報名,獎金排名,數據。  

最後開銷的部分,你會發現因為你打得巡迴賽層級越高,你的福利越多,總體開銷並沒有增加許多,有時候跟三級巡迴賽的開銷差不多,這是我美巡賽其中一場比賽的開銷,桿弟費用是差別最多的,因為在美巡賽獎金多,所以桿弟費用支出也比較多。 

 

打美巡賽的心得(如何以不變應萬變) 

美巡賽不愧是世界第一大高球巡迴賽,規格以及待遇都令人驚艷,你會發現很多事情都變得不一樣,球具商們跟經紀人或者是大大小小的廠商開始會主動跟你接洽,甚至有些人跟我說自從上了美巡賽,他過去一成不變的冷笑話忽然間變得特別好笑,外界對你的關注會越來越多,也表示有越來越多的事情會讓你分心,請務必記住分心這件事情是高球選手的大禁忌,一到球場之後就要拋開所有事情專心,這是我覺得在美巡賽最重要的事情,要學會漠視打球以外的事情,球必須是你的首要任務,其他事情都可以在打球結束處理。 

第二個心得是要學會如何讓你自己上球場時感到自在,因為美巡賽有很多大牌球星跟規格甚大,所以剛上去新手包括我自己在內會有很多新的感觸,不管是興奮、怯場、心急、或者是緊張這些都很正常,我舉我自己一個例子好了,我記得前兩場比賽我自己心態有點綁手綁腳,通常我會再去練習場暖身前會locker room 裡面做一些高爾夫相關的暖身運動,但在這前兩場比賽,我有點怕做錯事的不敢在裡面暖身,其實是很ok的,但是因為這個心態我讓自己綁手綁腳的,該做的事情沒有做足做滿,這樣當然會影響表現,尤其是心態上的準備。美巡賽很大,也是每一個人的夢想,也是因為這樣才會有那些感觸,但不管怎樣,讓自己在球場上感到自在才能讓自己表現出該有的表現。 

最後一個心得是要相信自己應有的實力,你的能力讓你打到美巡賽,就表示你有能力在這邊打出好成績,唯一會讓你自己表現不出來該有的實力是你自己的心態跟選擇,心態不好就像我前面所講的那樣
會影像到你在球場上的表現,至於選擇呢,我舉一個例子好了,Steve Stricker 大家都認識吧,我聽說他第一年在美巡賽打得很不錯,但是第二、三年就打不好,原因呢?就是他自己做了不的選擇,經過第一年,他覺得自己必須打得更遠,所以他就開始挑整自己的姿勢等等,甚至連他最好的推桿也做了一個不小的改變,這些改變並沒有讓他變得更好的選手,反而讓他自己他原來打好的部分越來越遠,所以第二、三年打得不理想在這裡想要告訴大家,你能打到美巡賽表示你的實力已經足夠了,想盡辦法打出實力才是最高原則,美巡賽奇才很多,打得很遠或者是短桿極好的人多得是,但他們之所以能夠立足在美巡賽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強處在哪,並且去極大化自己的優勢,這也就是以不變應萬變的道理。 

Road to PGA Tour

威巡賽經驗 (進攻能力,長期抗戰,身體的調整與長期的耐性) 

威巡賽在2016賽季總共有24場比賽,而下一年度會增加到2527場比賽,每一場總獎金從55萬美金到70萬美金左右,最後四場比賽也就是他們所稱的威巡季後賽每一場總獎金是100萬美金,要記得,拿到的獎金是要打稅的,還要養桿弟,養教練,贊助商的費用還要養經紀人,所以我每個月都會自己整理與總結收入與支出,讓自己對自己的花費有概念,也方便年底報稅。威巡賽是一個更長期的抗戰,在這樣的巡迴賽為了爭取進入PGA,很少人敢休息。要進入前25名通常是要贏比賽,或是要打很多的前五名與前十名。二十名以後的獎金基本上很少,對於排名的幫助很有限。來這樣的巡迴賽,首先,不要被其他人嚇到,要記得是什麼讓自己能夠得到威巡賽的資格,一定是自己的優點,不要上來以後看到大家都很厲害去模仿別人而忘記自己因什麼而來。因為比賽密集,每過幾場又會重新計算出場排序,大家壓力都很大,所以就算是一開始打不太好也不要過份緊張,但要儘快讓自己找到自己的節奏。如果一開始打好也不能太得意,今年就有許多前半季打很好,在後半段壓力大的時候掉下去的例子。狀況好的時候一定要積極進攻,每個人都會Miss Cut,必須接受有時候就算打好也有可能被淘汰的事情。而因為比賽很密集,其實能夠真正練球的時間很有限,效率必須很高。從加巡賽到威巡賽再到PGA Tour,當巡迴賽的規模越大,球員的外務會越多,幫助你的工作人員與資源也會越來越多,首先如果你沒有語言能力,你很難在這樣的巡迴賽活下來,也很難在這樣的巡迴賽露臉。當你的語言不好,你無法尋求幫助,你沒有朋友,日子很難過,也就很難在這麼長期壓力大的旅程中打出好成績。 

威巡賽最後一個重要關鍵就是身體狀況的挑整,我記得我今年暑假期間最多連續打七場,假如沒有奧運的話,我甚至會連續打到九場比賽,在這個時候身體的狀況會對球場上的成績產生很大的影響力,這也就是為什麼需要鍛鍊身體。業餘時期尤其是在台灣,比賽通常沒有多到可以連續打好幾個禮拜,在美國也只有暑假才有可能連續打四到五週的比賽,但職業有時候更多,所以也讓很多剛轉職業的選手不適應。說到身體的狀況我們就必須講到排行程的重要性,每週ㄧ通常都會有一個不是官方的職業業餘配對賽,但都在比賽的球場上舉行,又可以坐車,所以很多選手都會報名參加,有兩個好處:第一. 打的人會有報酬,大約是500元美金,這沒有很多,但對於經濟上有壓力的選手來講,這些都算是很好的補助,再加上可以多打一圈的練習日,讓很多球員喜愛,包括我個人在內。我今年就參加了滿多次的星期一職業業餘配對賽,好幾次的500元加起來也不次一個小數目,第二.參加星期一的非官方職業業餘配對賽可以讓你在比賽前有多一點的休息,假如你成績沒有很好的話,星期三正式的配對賽通常是無法下場練球,只能在練習區,所以很多時候星期三會是一些選手的比較輕鬆的日子,我覺得這樣的安排在連續九場比賽的情況下會特別有優勢,但假如你是有參加星期三的職業業餘配對賽的話,星期二你可以甚至不用打,練球加上休息半天對身體都是一個很大的恢復,所以不管怎樣安排,選手們都必須去了解自己身體的狀況,做出對的挑整,讓自己去面對忙碌的球季,比賽中的重量訓練也會顯得重要。 

Road Starts Here 2

假如這三個三級巡迴賽都不是你的選擇的話,你也可以直接參加威巡賽資格考並取的資格,威巡賽資格考總共有四關,四關報名費總共是美金四千到六千塊左右,報名費的多少也會因為選手從哪一關開始打而決定,假如你必須從第一關打起的話,單單報名費就要六千塊,而假如你在世界各大巡迴賽名列前茅而可以直接打最後一關(像是三級巡迴賽的前十名)也要付大約四千多塊左右的報名費,報名截止通常都在八月中左右,四關比賽名稱是Pre-Qualifying, First, Second and Final,第一關從八月底開始,而第二關是九月底,第三關是十一月,最後一關則是十二月中,每一關都是四圈球,前三關名額會因人數而決定,但大約都在1525名左右,最後一關的排名是最重要的,第一名取的全卡,第二到十名取得前名13場左右的比賽資格,第十一到四十五名取的前九場比賽資格,而之後的排名都有資格,但必須依照這一場比賽的排名去排位,但是老實說前四十五名是最有保障的,在那之後的排名有時候都要等到比賽週的星期一或二才被通知是否取的資格,三級巡迴賽的前五名所以取到的半卡資格也是排在最後一關的45名之後,這也是為什麼今年加拿大巡迴賽與美巡中國賽系列前五名只能打前六場比賽中的兩場。之後講我的個人的建議~~~~~ 

 

————————————————————————— 

加拿大巡迴賽經驗 (球場,心態,排名) 

        加拿大巡迴賽總共有12場的比賽,我去年因為美國大學錦標賽跟兵役關係,只打了七場,但在這七場比賽中我也學到很多東西,像是瞭解球場種類、自己應變心態與獎金排名,但在探討這些我個人的經驗前,我想先跟大家更瞭解一下加拿大巡迴賽,在我的經驗裡,加拿大巡迴賽每個禮拜大約要花兩千塊美金左右,所以大概是台幣的七萬塊左右,這些包括一個人的機票、旅館、膳食、報名費($339)、桿弟費、以及其他相關的話費,請謹記這個數字都是一個人旅行比賽的開銷,但假如父母其中一個人跟的話,我相信會更多,我有一個表格可以供大家參考 

        加拿大巡迴賽比賽球場與台灣跟日本球場很像,大部分都是樹林式球場,滿窄的,但波度的起伏並沒有像台灣那麼的大,球場長度大約是在七千碼附近,難度也普通,果嶺速度大約是在十一左右,長草的部分也沒有特別刁難,所以其實整個球場的設置與狀況都很不錯,沒有特別刁鑽,大部分的果嶺都算軟,很好進攻,在這個巡迴賽,開球與推桿非常重要,每一場比賽都要打出-15左右的成績才會有機會贏得冠軍獎杯,這也就是說每天必須打出比-3更好的成績才有機會,加上一些失誤,所以每天必須得打出五個小鳥,在這樣的球場設置下是非常有機會的,重點就是在心態,在這裡你必須把握住機會,我在這裡就學到必須在一些簡單的球洞用積極的心態去進攻,甚至有時候每一洞都是機會,每一洞都要積極進攻,在這種積極的心態下,去鍛鍊自己,並且用正面的心態去面對所有的難題,我相信你就會找到所謂的,當這個開始出現並且累積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的態度與專心是很不一樣,連目標都變得特別的小,而這個累積的時候,你也會發現它像一個大雪球一樣會一直滾變得越來越大,這就是英文裡所稱的“In the Zone”,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要積極的打球,沒有人想要打不好,所以我在這裡建議大家,第一步就是要讓自己理解整個情況,當你打完一個練習圈,你可以猜猜看冠軍的桿數,並且以那個數字為基礎去訂製一個屬於自己的策略,舉個例子好了,假如你覺得這個比賽-12是你的目標,簡單來講就是每天要打出-3的成績,以這個為基礎去建立一個策略,規劃哪些洞是難度低、中、高並想像每一洞理想的球場策略(睡覺前可以複習),這樣會讓你自己有準備,到發球台的時候知道自己該用哪一種策略、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怎樣的一個成績,希望這個例子可以幫助到大家,我在加巡賽的時候,就是以這樣一個心態與實際行為去面對每一場比賽,最後我覺得加巡賽非常適合台灣選手,因為球場窄的關係,並且只要推桿有發揮該有的水準,我相信機會是很大的,最後一個我想要談的就是排名,職業運動選手的生涯跟每一場比賽的排名息息相關,當然我不希望花太多的時間在排名上面,因為對高爾夫球來講,當你越在乎排名的時候,你的得失心越大,這也表示失落感會大,簡單來講會導致心態進入一個負面思考,並且讓你的想法放在不對的地方,我要講排名的部分是讓大家去了解整個排名的系統,不讓自己吃虧,並且用正面的想法去面對、鼓勵自己,在加巡賽裡有幾個重要的數字,第一個是前十名,你假如要賺錢,每一場必須要前十名,第二個是五萬塊,加巡賽年度獎金排名前五名通常都要五萬塊以上,除非有人通年度贏很多場比賽,不然都要至這個數字以上,第三個是獎金榜年度前十名,六到十名可以直接到威巡賽資格考的最後一關, 

如何篩選大學3

職業的準備以及大學成績的重要性 

在NCAA你會遇到全美國最好的球員,念完三年你會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位置,並且知道自己適合不適合以打球維生。如果要打球,大四這一年很多事情要開始做準備。但其實,如果你想當一個職業球員,你的職業生涯不是從畢業轉職業當下開始,從你進大學,全美國的經紀人,運動廠商,贊助商都已經開始觀察,你的形象,談吐是不是一個適合為他們代言的選手,你是不是一個有潛力直得投資的選手,更直接來,你在大學四年的成績表現,所代表的是你轉職業的第一筆費用來源。大多數的畢業生是沒有代言的,但是轉職業一開始的費用卻是非常驚人的,所以大學四年其實不是讓你去學習的,上大學,其實你已經開始工作了。對我來,除了要求自己的NCAA的比賽裡力求表現,我報名了很多次的美國公開賽,現在回想起來,這對我的職業生涯有很大的幫助。當大部分人還在熟悉巡迴賽時,我已經打過好幾次的四大賽,我知道場面會是多壯觀,我知道流程是什麼,會有多少從小看到大的偶像跟我同場競爭,我也有機會藉由這些比賽了解自己的能力還有哪些不足,知道自己還要做什麼努力,了解場地的設定會是什麼樣的情況,很顯然,這些經驗都在我轉職業之後給了我很多的信心,讓我能更從容的面對職業的比賽。 

大四的那一年,我做了幾件事情 

第一,我約了幾個對我有興趣的經紀公司來面談。提前組織我的團隊,也從他們的嘴巴裡面了解更多轉職業要注意的事情 

第二,我把全世界一整年的比賽拿出來研究,以自己的能力與畢業的時間找到合適的比賽與戰場。因為我高中時有多拿一些課,所以我在三月底就已經畢業了,但我要幫學校打球到六月初,所以我五月先去打了加巡賽的資格賽,確保自己畢業之後就能持續有比賽,接著因為我在大學打的好,我能得到亞巡賽與澳洲比賽的邀請,年底打威巡賽就不會是很久沒比賽突然要去打這麼重要的比賽。這些能快速的讓我進入巡迴賽的狀況,學習到旅行,生活的經驗。 

第三,轉職業那一年,我先找的合作廠商是球具廠商。球具廠商是最早要開始談的,好的廠商能幫助我在忙碌的巡迴賽中得到好的支援。而如果要換球具廠商,當然是越早越好,因為你會需要時間去練習。 

第四,我在畢業前兩年決定改動作,因為我在打四大賽的時候發現自己如果不改,我不可能在美巡賽在存活 

第五,心態,對一個球技各方面都已經成熟的選手來,其實心態是最重要的事情。從上大學開始盧老師就一直提醒我。打職業與打業餘最大的不同是,業餘選手永遠在拼一個冠軍,而職業選手每一桿都是錢。這一桿影響的不只是你能不能晉級,每一桿的錢可能會影響到你下場比賽的資格,可能會影響到你能不能保住你的工作權。在職業的賽場上,每一桿都必須細膩的計算,有時候該認賠就要認賠一桿,不能砍看到洞就衝,這些與比賽策略有關我們可以之後再談,但簡單來,從業餘時期尤其是大學開始,球員必須追求一個長期高原的表現,不是大起大落的好。當在這麼強的球員中競爭,其實大家打球的程度相差不遠,心態才是關鍵。一整年的比賽精神上與身體上的負荷很大,要學會在狀況好的時候積極,狀況不好的時候沈住氣,NCAA的比賽雖然沒有職業賽事密集,但已經是業餘選手最接近職業的行程。所以要把握在NCAA比賽的時後,要一直模擬自己是在打職業的比賽。每個選手都會有一些慣性,大學四年NCAA的賽是可以讓你有幾會觀察到自己的慣性,簡單來講,儘可能的模擬與記錄自己的狀態,將來轉職業都會是很好的參考,遇到低潮也不會驚慌。 

如何篩選大學2

目標設定邁入大學,恭喜 

談到這個話題,我想請在座想去美國念大學打校隊的學員請舉手。請問你們,你們為什麼想去念大學 

是的,念大學,你可以有更強的競爭機會,這是最清楚的原因。我想在進入大學前,如果能先設下一些目標讓自己去完成,會讓你更有收穫 

第一,融入美國的生活,了解美國的文化,讓自己成為一個受人認可的人:不管是念大學或是未來想要在美國打威巡賽或是美巡賽,你會希望自己能自在的在美國生活,你就必須讓他們接受你。讓他們接受你,首先,你必需了解美國人的生活文化,怎麼跟他們話,交朋友。與校隊生活最大的好處是你被逼迫不能老是跟自己國家來的留學生在一起,你要下定決心,投入在校隊,與他們一起讀書,一起練球,一起看美式足球,一起經歷生活中的一切。一個外來的選手曾經在美國大學的系統下畢業,你會比較容易受到美國人的認可,他們會把你當做自己人,與他們也有更多的話題,這些都能幫助你未來在美國工作與生活,也幫助你與美國的團隊溝通,了解他們思考的邏輯,這些都能讓選手在幾乎是純美國人的環境下更加的舒適。 

第二,球場上的成績表現:在NCAA比賽最大的好處是有很多的比賽機會,能與世界上最好的業餘選手競爭。但是,每次出賽的名額有限,要能觀察自己的位置,給自己設定目標,爭取到出場的機會,否則四年過去一直坐冷板凳,就浪費了。目標設定要清楚,可以藉由數據幫助自己,例如,我要怎麼減少我的Bogey,如何增加一切一推的成功率等等,要有清楚的目標才會進步。 

第三, 課業:我想大家都知道,NCAA有規定,成績不到一定標準的是會被禁賽的。你也許不需要成績非常好,但是一個成功的人,對自己會有一定的要求,如果你能透過大學的考驗,學習一邊打球一邊讀書的學生運動員生活,有效率的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這個以幫助轉職業之後,在忙碌的行程中,有效率的處理好身邊所有的事情同時打出好的成績。當你一天只有三個小時練球時,你要怎麼樣保持能代表學校出賽並且打出好成績?透過大學會是很好的訓練。 

 

第四,紀律的生活:到美國念大學,其實是考驗自己,因為父母都不在身邊,教練也不一定會管你。這麼自由的環境下,你能維持紀律的生活,未來轉職業更沒有人管你的時候,你才能管得住自己。家長也可以觀察你的孩子,是不是足自律應付職業的挑戰。 

——————————  

 

 

 

2014 英國公開賽 UW總教練Matt Thurmond給校友,校隊捐款者,哈士奇粉絲的日誌 Updates from UW Men’s Golf -Pan at the Open

非常開心總教練特別飛到英國來看我人生第三次的大滿貫賽, 並且每天賽後拖著疲憊的身子仍不忘記錄每天的故事, 在這裡分享給大家.

總教練大學的主修是英語文學, 他的記錄讓人親臨現場, 也很容易感受到教練真實的感受, enjoy !
2014.7.17
I write your from a hotel in Liverpool on the eve of The Open Championship where Cheng-Tsung Pan will be competing clad in all his Husky glory. Tomorrow at 12:54 Hoylake time (3:54 AM on West Coast of US) he will tee it up with Graham DeLaet and Brant Snedeker at Royal Liverpool.

I’m writing a daily blog that we will send you. It will also be posted on www.GoHuskies.com. Let me know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things you would like me to write about. I’ll also be posting a decent amount from my Twitter account. Go Pan!!

The Day Before

Pan had already played a couple of practice rounds before this last one today. He said it feels like he’s been here a long time and he is ready to play.

Yesterday he played at 12:50 and today at 7:40. Those are his tee times for the tournament so he wanted to match his practice rounds to simulate the schedule and conditions.

A few special badges are given to each player for family and/or coaches that get them on the course on practice days so I was inside the ropes walking the course with Pan today. I’ve done many more cool things in this job than I probably deserve and I realize I’m beyond spoiled because of it, but today was a day that it hit me, “I’m walking the course with one of my players at the British Open the day before it starts.” I walked the greens and fairways and saw the course and competition set up from a perspective very few people will ever experience. As a kid I imagined doing that as a player, but it’s just as satisfying to do it as a coach.

Pan likes the course. He’ll hit some drivers for sure, but the penalizing rough and fairway bunkers will make everyone very careful off the tee. With ever-changing winds, mostly blind or semi-blind tee shots, and many lurking hazards, tee shots are treated with the care of shots into well-guarded greens. The greens are small and firm and the deep bunkers make for a difficult up and down so missing in the proper area will be crucial. Pan is a smart player and is excellent around the greens so I think you can expect a high up and down percentage from him this week. That will be key.

Everywhere you turn there is a champion player who has won many events and made many millions. Pan doesn’t seem to notice. In fact, he looks like one of them. Except for the Washington-logoed carry bag and the absence of large corporate logos on his clothes (he will be in UW gear every day) he looks like he completely belongs. He does.

This is Pan’s third major. He’s played in two US Opens already. He is here to compete and contend and he can.

2014.07.18
I’m just here to support Pan and offer any help needed. So my main job is to stay out of the way and let Pan do his thing. As we rode to the course (about a 30 min drive from Liverpool) I wondered what Pan must be thinking about. I was nervous and I’m sure he was too. We talked a little and laughed a little, but Pan was pretty serious and in his own bubble. That’s a good thing.

Pan made plenty of good shots early, but didn’t quite find his full rhythm until his back nine. He found a fairway bunker on Hole 4 which cost a shot and then his drive that was barely off the fairway on Hole 7 ended in a bush en route to a double bogey. So he was at +3 thru Hole 7. His worst iron shot of the day came on the second shot into Hole 11, but then he worked some magic, holing a pitch shot from about 35 yards for birdie. Another birdie in front of a large crowd came on Hole 14, followed by a plugged lie bogey on 15. He parred in for 74 (+2) and sits in 84th Place. Thirteen pars, two birdies, two bogeys, and one double bogey.

I’m sure the media is talking on tv about the ideal scoring conditions. The conditions certainly were that this morning when most of the low scores came in, but this afternoon was different. Although it was sunny and hot, the wind picked up considerably and shooting a low score became a significant challenge. Pan’s afternoon round of 74 was hard-fought, especially considering being +3 thru Hole 7. One-under on that back nine is excellent.

The crowd and atmosphere were special out there. The holes are close together with no trees or big hills separating them so you hear lots of clapping all the time from all over the course. When these fans clap they really clap. It comes loudly and often. What you don’t hear are spectators shouting. It’s mostly just lots of respectful clapping. Pan hit many excellent iron shots to earn the applause.

He had an ideal group. Both Graham Delaet and Brant Snedeker were nice guys. I actually heard Graham ask Pan about Dan Potter as they walked off the Second tee. Graham went to Boise St. and still lives there and he was anxious to learn about his program’s new coach. Delaet was very steady all day, finishing with 71 and Snedeker was more of a potluck with a little something different and unpredictable on every hole.

Pan looked great out there in his purple pin-striped pants, white Husky shirt and shoes, and white Husky hat. I can’t say there was a huge Husky contingent on site, but we certainly felt many of you following at home. We did have two of our Husky Golf Foundation members following: Steve Sander and Michael Crowson. Awesome fans.

I’ve said this before but I’m always struck by the same thing when I see Pan on the big stage–he looks so much bigger than his 5’7″ stature would suggest. He has such great confidence, presence, and comfort with himself. That makes him seem large. He is beyond his years competitively and it shows in his poise and decision-making.

Tomorrow we have big winds expected in the morning, lessening in the afternoon. Pan tees off at 7:50 AM. The unpredictable weather makes talk and thoughts about “The Cut” a complete waste of time. Pan plans to just go out there and play well and let that take care of itself. While sitting a table full of authentic Chinese food tonight he said, “I just want to shoot under par.”

2014.07.19
While most were going to bed back home, the Pan Clan was waking up in Liverpool for the 2nd Round of the Open Championship. Our courtesy car left the hotel at 5:30 AM. The drive to the course is about 20-30 minutes. College golf prepares us well for these types of early starts. Pan was noticeably more relaxed this morning on the way to the course and before the round. He started with a great birdie on Hole 1.

Hole 4 is one of the shorter holes, but it proved tough as he made double-bogey today and bogey yesterday. He followed with a birdie on Hole 5 and the tone was set for what turned out to be a seesaw round. Both his good momentum and bad momentum were ended quickly, following his birdies with bogeys and bogeys with birdies. Bogeys came on 8, 11, 13 and birdies came on 1, 5, 10, 15.

For those of us watching on the sidelines, even early in the day we could see that +2 looked to surely make the cut and +3 had a good chance. When Pan bogeyed Hole 13 to go to +5 the prospects started to look bleak. He narrowly missed a birdie on 14 then stuffed a towering iron shot and made birdie on the Par three Hole 15. Often 16 and 18 are birdie holes but they played into the wind this morning. Pan played them well, but just missed 15 ft putts on both, coming up a wee bit shy of playing the weekend.

Pros constantly fret about “the draw” in these events. Each player gets a morning and afternoon round on the first two days and sometimes the weather conditions can be very different depending on when you play. Pan won’t say this, but the draw turned out to be a huge factor this year and Pan’s draw (and the half of the field with a similar draw) had it far worse in both rounds. It was at least a few shots tougher for those that played afternoon/morning compared to those that played morning/afternoon. Luck will always be a huge factor in this game and we all accept that as part of what we love about it.

All the players here are excellent and the margin of error is so small to make the cut and contend for the title. Pan really played well and gave himself a chance to be in the hunt. He was steady off the tee and into the greens and his chipping and putting also held up well. He felt his local caddie was a big help in having a good course strategy.

All Huskies can be very proud of him. He most definitely belongs out here and he looked great in his Husky purple walking these historic links. He represented. His game is suited well for these major championships. He is accurate, smart, tough, and has excellent short game skills around the green. Most importantly, he loves the pressure and plays his best when his best is most needed. He made us proud this week and I suspect that he will make us proud many times over in future Open Championships and other major golf events.

What a great experience for him and for me at this year’s Open Championship!

培養運動員 是家庭的選擇 當你出類拔萃 國家與社會才有責任

以下這篇蔡振南先生的文章透過大家瘋狂轉載,記錄孩子練球的辛苦與家庭的付出跟培養運動員現實上的問題。首先,再次恭喜程洋,程洋的爸媽辛苦了,也很高興有慷慨解囊的社會人士在需要的時候惜才伸出援手。這是社會的力量,溫暖而必須存在讓社會正向運轉的力量。

 

然而,看到文後社會大眾的回應,我心裡難過,而最大的擔心是無知又貪婪的大人不小心會害到看到這些回應的孩子。

 

我提過很多次,小孩打球與小孩拉小提琴是一樣的。那是家庭與孩子的選擇,與現在的政府好不好無關,國家沒有辦法也不能拿著納稅人的錢給單一個案的家庭培養選手,否則,彈鋼琴的天才,拉小提琴的天才為什麼沒有?

 

政府要做的,就運動來說,是建立完善的制度,所有的孩子在台灣選拔,”選拔進入國家隊的”,國家才能出錢栽培,參加的是國與國的對抗,或是具有國際指標性有排名的大比賽。國家資源的配置本來就必須放在最好的少數人身上,,只是每個國家放在這一塊的資源有很大的不同。

 

出國讀書前的小潘就是如此。他在B組,但經常性的撂倒大哥哥,他在14歲亞運銀牌前”所有”出國比賽的機會都是透過國內選拔,爭取到代表隊來的。這對所有的選手才公平,對納稅人來說,也才有交代。你可以跟我說規則你不滿意,但是大家都打相同的球場,在相同的條件下選拔,這已經是最基本的公平了。

 

澳洲政府這幾年夏天都送選手去美國比賽,但是每年送去美國比賽的, 就都侷限於國家隊成員。不這樣做, 把所有的資源都放在單項運動, 那其他運動項目的選手與家長,冷門運動的選手與家長, 是不是會跳起來?

 

至於小選手私人的比賽行程,本來就是各個家庭各自培養,中外皆然。有些美國大學畢業已經在NCAA打很好的選手,也是拿著自己的戰績自己向球場會員,或是親朋好友募款,加上自己工作累積,去報名考試,美國政府不會投入一毛錢給所謂的個人非國家隊的選手。

 

培養運動員所費不貲,政府既然不能拿錢給單一個人,這一塊政府要做的是用稅務制度獎勵民間企業投入資源,用不違反業餘選手不能接受贊助替企業廣告的方式舉辦比賽,培訓,進而送幼苗出國比賽等等等。場地方面,全國球場的自主培訓,是球場業者願意投入回饋近年來最好的方式。因為,這是最符合高爾夫精神的方式-個人運動。

 

台灣這個地方,大家要監督政府,但是必須要監督政府用對的方式做事,不是關在自己的想像與需求慾望裡面無知的謾罵給與錯誤的意見。這樣的謾罵最後害到的是孩子,因為孩子看到這些事情會理所當然的以為他們練球就該得到國家金錢的資助,得不到社會與國家的資源就怨天尤人,這樣的氛圍非常不正常,而抱怨非但不會對選手在球場上的成績有幫助,老是抱怨的選手長久來說也不會進步。

 

政府爛不爛,爛。政府不重視體育,是。但政府不重視體育, 體育的經費很少, 最大的原因是我們社會的價值不重視體育,所以不管是藍綠兩黨都能不重視體育。就像失敗的教改走到今天,政府最大的錯是他們在做的事情與社會價值背道而馳,而我相信民眾會用選票告訴政府這是不對的。體育呢?相信我,我們這群人是社會上的極小眾,相較於其他國家的人口比例,普遍的台灣人對運動沒那麼大的熱情,只有在出了世界第一時穿著高跟鞋到球場湊個熱鬧。我說的這件事情不信,轉開你家電視,運動台有多少? 問問記者大哥大姊,他們被配置的資源有多少? 市場會告訴我們社會大眾關注所在。

 

講到這裡,其實比較想跟小朋友有說的是老話一句,但是非常重要. 先在你擁有的資源跟現在的制度下打到無人能敵,到時,老天爺會開門給你,就像程洋打到機會,幫忙的民眾就出現了。不要先想著你有多少資源,選手從小打球如果只為了錢,長大也不會有大格局,因為一旦有了些錢,就沒了動力。小朋友要挑戰自己,要跨越分組看自己的成績,真正的能力,目標是打贏大的。跟大人說的是,美國連”球場培訓”都沒有,每一盒球都是自己買的。就算有公共球場下場比較便宜,但培養一個運動員在全美國比賽的交通,住宿,報名費貴的驚人,打一場三天比賽如果是要坐飛機,兩個人最低總成本大概是1800到2000塊美金,即便是在所得高於我們很多的美國, 這樣的費用遠遠超過一般家庭的負荷,國家也沒有資助。這也是為什麼孩子那麼珍惜,這也是為什麼孩子拼了命要去高中校隊(高中校隊沒有獎學金), 要去大學校隊拿獎學金,這也是為什麼,父母不會作夢,會淘汰自己的小孩不要打球的原因。

 

這是事實,也是現實

 

而這個階段, 像程洋這樣的選手, 最珍貴要留住的是他對高爾夫最初的熱情,初心與單純. 他最可貴的能力是, 他能把握住掙來的機會, 他不是出去”試試看的”.

 

PS.AJGA有那麼多的力量辦比賽,其實資源是來自高爾夫大廠商與其他企業長期的支持,各位知道嗎?台灣的球場辦比賽很不合理的要開門做生意,因為他們沒有大贊助商支持啊!而贊助商願意,回到根本,是因為美國幾乎是全民運動啊!

 

 

 

———————————————————————————————————————————————————-

孩子,抱歉,阿爸沒錢栽培你!

 

 

轉自蔡振男先生

 

高爾夫可説是高消費運動,通常打球的人大都是生活過得去的人!但 一但要當職業選手除了天份 苦練 還需一筆龐大的基金,因為業餘階段冠軍是沒奬金的!爸爸只是一個高球教練,憑靠賺取的學費除了養家活口之外所剩有限,徧徧這孩子愛上了高球,每天跟著爸爸到練習埸,爸爸教課,他在旁邊練球,沒想到這孩子進步神速,精準無比,從此這孩子就註定沒有了童年,7歲練球10開始參加比賽,年謹14歳的蔡程洋一路過關斬將得奬連連,也因此獲得美國傑克尼克勞斯盃欽點邀請他到美國參加世界盃比賽,但他們父子斷然的拒絕了,理由很單純,沒銭買機票!

 

練習埸的一些叔叔伯伯阿姨們捨不得就這樣放棄了這可揚名國際的大好機會,這時好心的他們3仟5仟的紅包接踵而來,要他去美國把世界冠軍盃拿回來!

 

昨天蔡程洋不負眾望真的把世界冠軍盃拿回來台灣了!2013中華高協月賽4月 冠軍裙擺搖搖中區逐夢盃 冠軍中華高協月賽7月 冠軍TLPGA再興傳承賽 冠軍2014貝多芬青少年邀請賽 冠軍國際少年高球選拔賽 冠軍中華高協月賽 冠軍裙擺搖搖北區賽 冠軍TLPGA中正盃 冠軍裙擺搖搖月賽6月 冠軍中華高協全國賽 冠軍深圳傑克尼克勞斯盃 冠軍美國傑克尼克勞斯盃 冠軍

為什麼要又窮又苦才能打好球

見過Jonathan幾次, 第一次是在2013年的美國業餘錦標賽, 那一年他和在Pepperdine校隊的哥哥, Jeremy Sanders一同從資格賽入圍. 在練習賽時跟他媽媽並肩走了十八洞聊了很多, 爸爸靜靜的在一旁走著, 住在麻州的舅舅開了很遠的車來替兄弟倆打氣, 兼看兩個選手跑來跑去一點都不嫌累. Jonathan 不僅是一個好球員, 來自好環境家庭的他沒有任何嬌氣, 家庭雖有很好的照顧, 卻能獨立自主, 是個家教非常好, 非常誠懇, 非常熱情的好選手, 也難怪他是小潘在隊上最好的朋友.

 

想要大家認識Jonathan, 是想要大家思考一個問題 : 為什麼在台灣, 大多數的人都認為, 要又窮又苦才會打出好成績? Sanders家環境非常好, 媽媽也是照顧的非常週到, 但為什麼能教出這麼獨立有主見又有承擔的年輕人? 在這兩兄弟身上我看到的是好家庭出來的好教養,好談吐, 好氣質, 不像許多台灣有錢人家的小孩不知哪來的目中無人, 自以為是.

 

我們要離開前, 他媽媽熱情的擁抱我, 握著我的手不放一直要我到LA一定要去找她, 舅舅對我們說話的語氣完全就是像自己人一般. 回首說再見道別時, 氣質出眾的一家人的這個畫面讓人覺得非常溫暖與舒服.

這一切, 是家庭教育. 我們必須認知, 不是每個在培訓中的孩子都會上到職業殿堂去, 父母要做的是如何讓孩子變成一個良好的公民, 如何讓他們有一個健全的養成. 每一株幼苗不可能依照父母的期望長成你們想要的樣子, 父母要做的是營造對的陽光, 空氣與水分, 確保孩子是一個好的人, 至於他的發展, 要尊重上天給的能力了.

 

最後要說呼應主題的另一件事情 : 小潘小時候苦過, 但過去幾年, 他在美國, 學校對他的禮遇, 乾媽對他的照顧, 他所看過的世面, 他在過的生活早就不苦很久了, 為什麼他還能這麼的自律, 這麼的拼命?

 

GoHuskies.com Profile: Jonathan Sanders

 

GoHuskies.com unveils a new weekly feature that will promote the University’s student-athletes who continue to shine both in and out of the classroom. Below is an interview with UW Golf sophomore, Jonathan Sanders. 

 

GoHuskies: First of all, congrats on your weekend! The team is going to Nationals, and you got an individual win. How do you feel coming off such a big weekend?

Jonathan Sanders: Thank you, I feel pretty good individually. I played pretty well at Regionals and I’m looking forward to Nationals to have a chance to get back to back wins. I think it’s a course that will suit my game pretty well, that’s what my coaches have said so, I’m looking forward to just having a chance coming down the stretch.

 

GoHuskies: Let’s start at the beginning, how did you start playing golf?

JS: Well my dad played and I have an older brother by two years who plays golf competitively too, so my brother and I would always go out with him to the range and just run around and kind of have fun when we were little kids.

 

GoHuskies: So it’s a family sport?

JS: Yeah

 

GoHuskies: Did you play any other sports?

JS: Yeah, I took soccer pretty seriously. I played club until the tournaments started to conflict and then, I think I picked the right one with golf.

 

GoHuskies: What made you pick golf?

JS: I don’t know, I kind of like the individual aspect of it. I mean it’s awesome having a team here at school, but when you go out there it’s all on you. You can’t really blame anyone else or anything, so I like that.

 

GoHuskies: You went to a pretty small high school, what was it called and how many students were there?

JS: It was about 400 kids and it was called New Community Jewish High School.

 

GoHuskies: How was the transition going from a 400 student high school, to a 43,000 student University?

JS: It’s a little different but still, being on the golf team kind of makes it a little smaller, and being in the athletic department. It’s kind of weird though, walking around, I used to know everybody and now I don’t really know anyone.

GoHuskies: What are you planning on majoring in?

 

JS: Communications

GoHuskies: What about Communications interests you?

JS: I mean,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I’ll be communicating with other people so being able to understand how to do that affectively, I think could be a huge advantage.

 

GoHuskies: Since golf is such a travel-heavy sport, how have you balanced golf and school, especially during season?

JS: It’s tough but it’s doable. With tutors and the support of the athletic department it’s not too bad. You just have to be disciplined. I mean, it kind of gets in the way of a social life, but it’s worth it.

 

GoHuskies: Does the team have any special rituals or things you guys do when you’re getting ready to compete?

JS: We go over the course every night before the first round. We all sit around and we all go through a hole but that’s really it.

 

GoHuskies: Any music or chants or anything?

JS: No. I don’t know, we always have fun in the car driving there because our coach is a good driver and he’s pretty aggressive so it’s fun. It’s fun driving there.

 

GoHuskies: You’ve had an impressive spring season this year with five top-10 finishes and four tournaments where you finished as the top Dawg. What do you think has changed from fall season to spring season and how have you been able to have that much success so far?

 

JS: My scores were terrible in the fall but I didn’t feel like I was playing that bad, so I kind of knew I was close. I needed a little something extra to really push me over the edge to have a good year, and when I missed Prestige at PGA West, I didn’t travel with the team and it was the first tournament I’ve missed in a long time. I mean, that really hit home and we had some guys that were playing so well that if I wanted to be here at the PAC12s, Regionals, Nationals, I was going to have to play well. I put myself in a spot where I had to perform well, and I was lucky I did.

 

GoHuskies: Golf is an interesting sport, like tennis, because you’re an individual but you are a team of individuals, so how does that affect the team dynamic?

JS: It’s awesome because when we go out there, the best way to help your team is to win the tournament individually and to not worry about what the other guys are doing. You’re just trying to beat them really. So you’re out there, you’re trying to beat these guys but you’re also rooting for them. It’s fun because after the round, whether you do good or bad, everyone is pumped and when someone does have a good round we don’t get jealous and we’re not like “aww you beat me” but we’re always excited when we play well.

 

GoHuskies:  You earned your first big tournament win at the Bandon Dunes Championship earlier this spring, what did winning that tournament mean to you?

JS: Well it was one of goals this year, was to win a tournament. I played well down the stretch which gave me a lot of confidence kind of coming in to the rest of the season, knowing that if I am in a situation like that, that I can succeed.

 

GoHuskies: What was your mindset coming off that kind of win a continuing to the next competition?

JS: As awesome as it was, what you did last week doesn’t matter when it comes to what you do this week. At the NCAAs, it’s a clean slate. Everyone is teeing it up even. Not forgetting about it, but just knowing that it’s not really going to help me this week.  I mean, knowing that I won last week can help me play better but it’s not an advantage really. I just have to go out there and try to do what I did last week.

 

GoHuskies: As a young player on the team, what do you feel your role has been this year and how has it changed much since you first got here?

JS: Well last year, I played the five guy towards the end. That spot was just trying to play solid, maybe have a good round here or there but this year, our lead Dawg, Pan (Teammate Cheng-Tsung Pan), he’s the kind of guy that’s out in front. He’s our number one player, and we’re lucky to have him, he’s an awesome player and guy. So, I just kind of see myself… I mean it’s changed a little these last couple months but I think now my golf is in a place where I can go out and kind of be a leader on the team and try to lead us to some wins. We have a lot of good players, so I don’t really need to do too much for us to do well because everybody plays their part well and everyone is playing pretty well right now.

 

GoHuskies: How does it feel coming out of a big tournament like Regionals and going straight in to Nationals and another even bigger tournament? I think you guys leave tomorrow?

JS: We leave Wednesday morning so yeah, I like it personally. The week before Regionals was tough because it’s what you’re looking forward to and you just want it to be here already. Coming off Regionals, all we’re thinking about is Nationals. You don’t really want to do anything else, you just want to be there and ready, so to have a quick turnaround is nice. You just come back, do what you need to do for a couple of days, and then we’re right back it this week. I love it.

 

Quickfire:

Favorite Athlete: Tiger Woods

Favorite Golfer: Adam Scott

Favorite Movie: The Internship

Favorite Musical Artist/Group: Lil Boosie

Favorite Gatorade Flavor: Lemon-Lime

Favorite Class at UW: Classics 330 – The Age of Augustus

Favorite UW Team to Watch: Women’s Volleyball

Favorite UW Athlete to Watch: Pan (Teammate Cheng-Tsung Pan)

沒變強是因為你太舒服

這篇文章讓我想到一些事情,

 

沒變強是因為你太舒服(圖)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2-12 訊】

作者:王石

 

圖文出處:http://tw.aboluowang.com/#sthash.FTRKqjnk.dpbs

 

“職業生涯很長,對企業而言,它需要你成為一個專才,但從職業發展來看,你需要成為一個全才,方能適應社會的變化。阻礙你成為全才的不良習慣有很多,有時候我們喜歡趨利避害,拖延症更是讓自己定下來的目標難以實現。 從現在起,你要努力去尋找各種讓自己變得不舒服的環境、習慣,別害怕痛苦,伴隨著痛苦的出現,才會有成長的空間。新的一年讓自己變得更強,王石告訴你五個變得更強的生活習慣。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人是強者,一種人是弱者。強者給自己找不適,弱者給自己找舒適。想要變得更強,就必須要學會強者的必備技能,那就是讓不適變得舒適。 如果你學會了這種技能,你可以搞定很多事情,例如克服拖延,健身,學習新語言,探索未知領域等等。但是很多人都傾向於迴避這種不舒適,畢竟沒有一件事情是簡單的,都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忍受很多痛苦,甚至是讓自己遍體鱗傷。 我以前一直很覺得我們應該讓自己舒適一些,但是後來我明白一些不適有時並不是件壞事。事實上,你可以學會享受這種不適,例如,我每天都會做一些力量訓練,雖然這點不適不會嚴重到我討厭的地步,但是人就是這樣的,能逃避的困難,我們總能找到借口。 我制定計劃表格,讓這點不適參與我的生活,形成一種習慣。每當我完成15個引體向上,我會在引體向上那一欄寫上15,每個月我都會換新的紙張,並總結上個月的情況。不經意間,幾個月時間我已經做了1000個引體向上了。 我發現任何只要是有一點不適的事情都是可以訓練的,我們可以將一件不適的事情變成一種習慣,然後你會離不開它,覺得這點小痛苦其實是平淡無奇生活中的一種調味料。這件事由不適變得舒適,良好的習慣就是這樣養成的。…”

 

 

很多年前盧老師告訴小潘還有我, 每當你覺得不舒服的時候, 就是你的能力受到挑戰的時候. “只要你熬過去這段不舒適, 變得舒適, 你就變強了”

 

常常有人問我, 抗壓力怎麼培養, 小潘為什麼這麼耐壓? 其實答案很容易, 翻開小潘成長的歷史, 他不斷的給自己找麻煩, 不但不閃避, 他還不斷的在製造壓力給自己. 因為, 他要更好. 在小潘的訪問裡, 你也經常會聽到他說, “要更好”. “要更好”這個單純而珍貴的想法不僅僅是想法, 更重要的是, 為了要更好, 他”願意””付代價”.久而久之, “他習慣在高壓的環境下工作, 做決定, 執行”.

 

他不斷的挑戰更高等級的比賽, 他不安於現狀, 他在打完美國公開賽, 狀況極佳, 登上業餘球王寶座卻毅然決然改揮桿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曾經告訴我, “我不能停, 因為, 前面有太多的目標要追趕, 因為, 後面有無數的後起之秀.”

 

磊哥在下手動小潘的揮桿之前, 再三確認. 磊哥說, “幾乎不會有人在這個時點動揮桿, 因為距離你轉職業太靠近了. 我估計要花兩年的時間你的新揮桿才會完成, 但未來兩年的成績對你轉職業的第一步太重要, 改下去死掉的比活下來的多得多.” 小潘回答,  “我知道我的舊揮桿能用, 但是他會變成我的天花板, 我要的不只是那些. 我不要只是一個好選手, 我要是個偉大的選手. 所以, 我必須承擔風險, 接受挑戰. 而且, 現在不改, 我沒有時間了, 這是最後的機會. 我也許會失去業餘第一所帶來的三場四大賽機會, 但只要我夠好, 我有實力, 該來的就會來”. 盧老師也說, “最令我擔心的不是他改揮桿, 是他帶著這個右手主導的揮桿上Tour. ”

 

老師的意思是, 靠著強韌的心智與心志打球雖然是小潘的強項, 但是, 巡迴賽的場次密集, 再強的心志與心智都會被那種密集高壓的行程消耗. 小潘不只是要增加距離, 不只是要一個更強而有力的揮桿. 他必須有一個可以依靠, 穩定, 簡單, 容易執行與重複的揮桿, 才能應付職業比賽的挑戰. 在小潘改揮桿的同時, 他更了解這段時間必須要仰賴他的短桿, 因此他花了更多的時間磨練自己的推桿與切桿. 這一切, 就是”承諾”, 為了實現夢想的付出與實踐. 如果這一切完成, 加上小潘的心志與心智能力, 夢想, 就不只是夢想. 他仰望著目標, 雙腳踏實的踩在地上.

 

以下的這段英國公開賽資格賽的訪問內容, 就可以看出來當初身無分文個子嬌小的潘政琮怎麼走到今天. 在比賽沒有因為改揮桿而停止的情況下, 在關鍵時刻改揮桿的這件大事,  透過比賽, 反而再次成回磨練他的心的機會, 認識自己內在潛能的機會. 表面上在改揮桿, 其時在這個過程中更提高了他打比賽的能力.

 

Pan, “I have made a lot of big changes over the last few months to my swing, so this victory is huge. It proved that I’m doing the right thing and I just need to keep going and keep working”

 

So, please keep going and keep working !

給業餘選手與家長 : 春暖花開, 再睡覺你連比賽都沒機會打了

給業餘選手與家長 :

 

這個時間大家已經要收工準備過年了, 但是我想聊一下, 這個時點美國業餘選手在做什麼.

 

經過了漫長的冬季, 選手們與家長大概從二月就會開始規劃年度的比賽. 原因很簡單, 因為從三月左右起, 暑假的比賽就陸續開放報名. 不要以為時間還很遙遠, 會這麼早開始規劃是因為, 選手們要搶位置, 更要搶錢.

 

我們的選手一向沒有做規劃的能力與習慣, 這是因為比賽都在台灣, 地方小且熟門熟路, 參賽的人又不多, 根本不需要急著做什麼規畫.  但這種不做規劃的養成過程卻非常致命, 因為, 轉職業以後, 不是大家都請得起專業經紀人, 就算請得起經紀人或是助理, 選手腦袋空空, 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巡迴賽的漫漫長路, 是要何去何從?

 

說到規劃, 不是簡簡單單把比賽找出來就沒事情了. 比賽找出來之後, 選手要去研究什麼樣的比賽密度最適合自己, 什麼時間該休息, 休息的時候要去哪. 更重要的是, 不是所有能打的比賽都要去打. 選擇比賽要有目的性, 打一場比賽花這麼多的精神時間金錢與精力, 目的除了在那單場比賽打出好成績, 更希望藉由這場的成績打開更多好比賽的門. 巡迴賽的選手, 還要去計算哪些球場的設計適合自己, 哪種氣候有優勢, 哪些比賽的隱藏效益高. 要繼續說可以再說個三分鐘沒有問題. 這麼多的東西要考慮, 業餘選手不從小開始學習, 什麼時候才要開始. 講得更直接一點, 你要找人贊助你去打巡迴賽, 連個計畫都拿不出來, 要贊助商給你什麼?

 

範圍很大, 我想舉例直接請大家從最容易的平台下去學習. 加上在二月號的One Golf雜誌裡, 小潘會告訴你, 不出去外面比賽的後果, 所以在這歲末年終, 我不講一些概念上的東西, 我想直接請各位來看看USGA的網站, 帶著大家想想如何規劃, 也想鼓勵大家, 走出這個地方, 不要再等了.

 

以下是USGA報名網址 :

https://champs.usga.org/index.html

 

文章開頭我提到, 選手們要搶錢也要搶位置, 讓我簡單說明一下.

 

一. 搶位置 : 全美國AJGA登記的選手有八九千人, 加上NCAA的大學選手, 還有許多沒事來玩的業餘球友, 當各大比賽一開放報名, 熱烈情況完全類似於大學選課在搶課一般. 這些要打資格賽的USGA大賽, 在全美各地都有資格賽場地, 選手們當然想要搶在離自己方便的地方, 或是, 覺得自己有勝算的球場. 所以, 選手必須早早報名卡位, 否則場地滿了, 只好到別的地方去.

 

二. 搶錢 : 這是一個轉個彎的說法, 並不是去賺什麼錢, 而是早早的把地點與行程規畫下來, 其實可以節省非常多的經費. 選手們在大國家比賽, 國內線飛機一飛, 動輒好幾百塊美金的開銷, 改行程的話又要再被罰錢, 而提早購買機票跟事到臨頭才買, 費用上又有大落差, 加上訂旅館, 租車(租車外加保險是不小的費用喔), 報名費, 桿弟費, 還要餵飽肚皮, 這一切算下來, 能省就要省, 哪由得選手慢慢來?

 

USGA每年男女比賽中, 我們的小選手可以報名的比賽有美國男女子公開賽, 美國男女子業餘錦標賽, 男女子公共球場錦標賽(今天最後一年), 美國男女子青少年錦標賽. 這些比賽都在暑假, 但報名從三月就開始, 如果有心想去, 現在就要開始規劃. 規劃的內容除了要打開Google Map研究每一場比賽的地理位置, 如何銜接最方便經濟, 用什麼交通方式移動, 找最近的機場, 還要考慮, 沒有比賽的空檔要到哪裡休息, 補給, 練球,  資格賽沒打進要往哪去找其他替補的比賽等等. 等這些都計畫好, 也才能訂旅館, 訂機票, 租車, 聯絡朋友幫忙.

 

如果小選手暑假有心爭戰美國, 除了上述USGA的比賽, 小朋友可以搭配AJGA系列賽, 大一點的朋友可以挑戰西方業餘, 南方業餘, 南北業餘或是全美各州的State Amateur Championship(每一州的協會都有自己的網站). 但西方業餘, 南方業餘等第一等級的賽事, 我們的選手如果在美國沒有戰績, 是不容易拿到資格出賽的(所以在美國打NCAA累積戰績是有助於暑假打大比賽的). 這些業餘大賽少數有資格賽可以打, 有些是要寫Email投履歷提供審核, 絕大多數的參賽條件是世界業餘排名或是美國其他業餘比賽的成績.

 

業餘女生的比賽比男生少很多(因為女生心智成熟的早, 厲害的女生很多高中畢業就轉職業), 男生的比賽是多到你無法想像. 想要展翅高飛, 請先打開心, 不要告訴我這很困難.八年前我是一個剛開始打球的門外漢,  也沒有留學美國, 小潘連英文都看不太懂, 沒有任何人告訴我們這些事情, 我們一起大海撈針的在網路裡面一場比賽一場比賽找, 閱讀一條條的參賽資格, 查著一個又一個不認識的地名, 寫履歷, 填報名表, 小潘還要自己去銀行開支票, 寄支票 . 陪著他做了兩三年之後, 從報名訂機票到與主辦單位聯絡的大小事情他就全部靠自己, 別忘了還要讀書打比賽. 經過了這樣的養成, 這些事情再也不成為干擾他比賽的理由, 做起來熟練又有效率.

 

這篇文章, 是年前想送給大家實際的經驗分享, 短短的一篇文章, 在當初學著做的時候, 眼睛看電腦看的都要爆了.希望藉由分享縮短大家一些痛苦的蒐尋過程, 有問題歡迎詢問. 想想, 小潘開始跟我一起規劃, 一個人開始這樣獨自全美到處飛, 到處轉機, 挑戰這些大人的比賽時, 也才十五六歲, 所以, 不要覺得你的小孩太小, 要走這條路, 從獨立開始. 什麼是壓力, 15歲把你一個人丟到美國一個人旅行, 雖然有安排住宿家庭, 但你不會英文舉目無親, 到了球場還非打好不可, 你說抗壓從哪裡來, 我想答案在這裡.

代言與贊助 如何才能真正幫助選手並且創造雙贏

這些年來陸續有許多台灣的企業請運動員代言, 或是贊助運動員. 常常聽到選手自己連贊助與代言都搞不清楚, 又如何在市場上定位自己的價值, 如何在社會上自處, 如何面對代言廠商或是贊助廠商, 更重要的是, 如何看待自己, 如何訂定目標.

 

顧名思義, 代言–代表企業發言, 企業選擇表現優秀有代表性, 形象與該企業相符的人選, 雙方是相輔相成的商業關係. 大家熟悉的像是曾雅妮與台新銀行, 王建民與宏碁, 盧彥勳與紳寶汽車, 林書豪與富豪汽車等. 這些運動員在國際上有知名度, 成績卓越, 簽約金自然不斐. 他們是指標性的人物, 一舉一動與企業緊密結合, 運動員必須潔身自愛, 謹言慎行. 簽約金的部分, 有以年為單位一筆支付, 另有一種是與選手的成績表現結合, 企業提供選手相對獎金, 當然也有每年單筆簽約金外加相對獎金的做法.

 

相對獎金這個概念是幾年前盧宏宗老師告訴我的, 多年前陳志明老師與日本的筑波產商就採用這樣的方式代言. 少人提起, 陳志明老師在日巡賽時期可是非常的了不起的, 一整年比賽的數量與穩定優異的成績, 這幾年台灣的巡迴賽選手幾乎沒有人能與他齊名. 相對獎金的實行方法與金額比例由企業與選手約定. 舉例來說, 選手打第一名, 企業提供比賽獎金100%給選手, 選手打前五名, 企業提供選手得到獎金的80%, 前十名也許是70%, 二十名以後也許就沒有提供任何的獎金. 採行相對獎金, 對企業是公平, 對選手是有激勵作用的, 尤其是還在奮鬥中的選手. 對選手來說, 打得越好,  獎金的乘數越大, 成績不理想, 可能一毛也沒有; 對企業來說, 既然這是商業行為, 既然叫做代言, 付出去的錢就要有效益. 打在最後一組的選手長達五個小時的轉播就做足了廣告, 更別提賽後的報導, 企業獎金付的開心付的理所當然, 而打在十名以後的選手電視轉播寥寥可數, 平面曝光幾乎沒有, 企業無需付出沒有效益的費用.

 

至於贊助, 這是台灣目前普遍在談的也是普遍的做法, 就是企業幫助選手. 不要告訴我企業每年給一個台巡賽或是亞巡賽半卡都打不好沒有任何版面的選手贊助能有什麼廣告效益, 為企業帶來什麼正面的加分, 一年給這些選手兩三百萬完全就是在幫助這些起步的選手罷了. 而選手得到企業的贊助除了嘴巴說說感謝, 打從心底要珍惜這每一分錢, 這年頭沒有一個人或是一個公司的錢是好賺的, 更沒有人”應該”要幫助你們, 選手要把每分錢用在比賽, 用在訓練, 要激勵自己用這三百萬賺三千萬.  最好的做法是贊助比賽與訓練的費用實報實銷, 也讓選手清楚的知道自己花了多驚人的費用.

 

談到這個話題不是來解釋什麼是代言什麼是贊助, 而是想聊聊怎麼樣才能真正的幫助選手. 一直以來, 台灣真正知名的運動選手實在太少, 有本事真正代言企業的可能兩支手伸出來數都嫌太多, 所以絕大多數選手與企業都是贊助的關係. 有的一年給兩三百萬, 有的一個月固定給一個數目, 有許多有心人更是自掏腰包固定幫助許多培訓與職業選手. 很不幸的, 這些社會上的善意可能是導致我們出不了什麼頂尖選手的其中一個原因. 如果簡單用一句話帶過, “這些善意讓選手不用拼命就吃飽了”. 更糟糕的是, 選手因為如此, 他們的心思可能放在與老闆們應酬社交比思考執行怎麼讓自己變得更強來的多了許多. 選手不需要在國際知名的大舞台上打出好成績, 就能擁有一身的名牌, 選手不用流血流汗, 就能安身立命, 年輕的追求最新的手機與名牌皮夾, 年紀大的追逐名車名錶, 出去說是職業選手,  但職業選手的尊嚴與價值在哪裡? 這些善意不但害了選手, 社會資源更不該如此被運用.

 

之前的文章談過, 某位亞巡賽的裁判曾經告訴我, 台灣的選手是最被動的. 世界上有多少奮鬥中的選手不分國籍, 賣房賣車兼差在追求他們的夢想, 而我們在這個島上老闆們出錢讓大家在這裡大拜拜, 大家還抱怨企業給的還不夠多, 覺得自己”已經很努力”, 怎麼都沒有人幫我出錢送我出國訓練? 很多人覺得小潘很幸運, 能到美國去, 這一去, 轉眼已經七年了. 先不論小潘一個人在美國吃了多少苦, 七年前, 小潘才14歲, 又瘦又小, 在台灣當時的對手已經是老大哥蔣宸豑與詹世昌; 才14歲, 他口袋已經集滿台灣春夏秋冬四大賽的冠軍;  才14歲, 最不看好的亞運代表奪下台灣有史以來第一面個人亞運銀牌; 才15歲不久就已經打進歐亞巡共站的Volvo China Open; 才15歲就打進美國業餘錦標賽八強與Bobby Jones齊名. 不是在這裡說小潘的豐功偉業, 要說的是, 當年能得到出國的機會, 是他用實力爭取來的, 才15歲的他, 拼到台灣業餘第一把交椅, 爭取來的機會. 而台灣第一把交椅到了美國, 又拼了多少命, 才有今天小小的成績. 小潘為什麼走到今天, 因為, 他”餓”. 但我們現在幫助選手的方法, 卻讓他們一點也不餓.

 

小潘的肚子早就不餓了, 從高中開始到現在, 學校把他的肚子照顧得好好的. 他餓, 一來是他永遠記得他真正餓過, 更重要的是, 他精神上面的飢餓. 小潘有他的態度, 他要的是自我實現, 他要做一個有尊嚴的選手, 他沒有很大的物質欲望, 讓他真正快樂與滿足的是自我實現. 他不怕失敗, 因為他本來就沒有什麼, 他的一切是靠自己得來的, 失敗他知道怎麼再爬起來. 他痛恨的是失去自己的態度, 痛恨看別人臉色, 他不會允許自己得過且過讓老闆們一個月三五萬的養, 不會允許自己拿著14支球桿混日子. 如果是這樣, 他會把球桿放下.  他受過的恩, 從來沒有忘記, 因為從來沒有忘記, 所以沒有停下鞭策自己的腳步.

 

回到主題, 代言與贊助. 做為贊助者, 不要害了選手, 扭曲了善意, 要監督選手的進度, 時時檢討贊助的方式是否能幫到選手, 要讓選手競爭, 要淘汰; 昨為企業家, 事業CEO, 對社會有責任, 對公司的每一分錢, 與每一個投資者更有責任, 要妥善運用, 挑選適當的代言人, 創造雙贏.

 

最後, 選手自己要有尊嚴, 對得起花在自己身上的每一分善意, 好好把成績打出來, 如此一來見到贊助商便能挺著胸膛拿出選手的樣子. 贊助者更要幫助培訓選手從小拿出該有的態度, 不要讓他們見到贊助商總是畢恭畢敬深怕得罪的叫著叔叔伯伯阿姨或是讓他們從小學會逢迎拍馬. 既然是贊助, 幫助, 就不是施捨, 不應該有給錢是大爺的態度, 連對培訓的孩子也要尊重, 切勿”呼之即來, 揮之即去”.  球員老是看人臉色, 怎麼會有大的格局與寬廣的心胸跟偉大的志向崇高的自我期許?   而已經是出了名的職業選手, 接受代言, 就要善盡代言的責任, 嚴以律己. 如果職業選手到了生活已經不愁的階段就滿足了, 其實這些人沒有代言的價值, 運動選手代言的價值是追求極致與榮譽的精神, 吃飽了就滿足了的, 自然不是一個社會要尊崇的典範, 企業其實沒有理由找這樣的選手代言. 不管是接受贊助與代言企業的球員們, 除了專注於提升自己在球場上的表現, 球場外應該被贊助者與合作代言的企業嚴格要求有端正的品行, 不卑不亢的態度與應對得宜的舉止.

 

與這一切相關的各位, 真的要好好思考怎麼樣是真正的幫助選手, 是不是有一天能讓社會大眾真正的尊敬我們的運動員呢?

 

PS. 講兩個很小的小故事 : 大家現在都知道, 小潘自我要求甚高, 常常自找麻煩, 追求完美改揮桿, 知道自己有問題就要改. 這件事情延續到球場外面. 好多年前年紀還很小, 他發現自己使用筷子的方法不正確, 覺得自己在餐桌上有失禮貌, 沒有人告訴他, 他自己花了一段時間改成正確的持筷姿勢. 另一件事情也是在好多年前他代表台灣到美國比賽時. 比賽的時候一群選手到了練習場, 見到一堆堆全新的T牌比賽用球, 許許多多的小朋友青少年就把球一把接著一把的往自己的球袋裡塞. 很多年以後我問他, 為什麼你沒有拿, 他說, “我只知道我不應該拿”. 一個人不會球場外一個樣, 球場內另一個樣. 球員要在生活的每一個細節要求自己, 企業與贊助者在挑選手的時候更可以從場外的表現看到選手真實的樣貌.

轉變中的小潘

在經過了漫長的夏天, UW也快要開學了. 就在開學前, 哈士奇們從西雅圖幾乎橫渡太平洋來到日本福島(聽起來有點嚇人, 是不是?), 展開他們學年的第一場比賽. 這場Topy Cup(http://www.topycup.com/)是戰後為了修復美日關係而創立的. 每年會有四所美國的大學代表美國參賽, 這是UW第四次來到這場比賽. 剛轉職業就在PGA嶄露光芒的松山英樹在去年就帶領其所屬的東北福祉大學贏得冠軍, UW也曾經抱回過一次冠軍獎盃.

 

回到今年的暑假, 小潘在Merion打完US Open之後隨即回到台灣進行訓練. 他在過去三個月積極增重了15磅, 做了非常多的體能訓練與伸展, 瑜珈; 最重要的是, 在揮桿動作上作了非常大的調整. 這個調整能讓他更容易運用正確的肌肉使力, 配合上增加的體重與緩滿改進的肌肉柔軟度, 目前開球的距離增加了約10碼. 這樣的動作調整大概總共需要兩年的時間, 現在進行到第三個階段, 而回到賽季, 小潘必須用非常大量的練習習慣他新的姿勢帶來的新節奏, 又必須有大量的短桿練習, 讓在調整的他有精準的短桿做為後盾.

 

通常不太有人會在這個階段進行如此揮桿的大改造, 尤其是距離小潘畢業轉職業, 倒數計時的鐘已經開始運轉, 他的表現深深影響他轉入職業的第一步. 因此, 在決定做改變之前, 小潘的團隊思考了非常久. 小潘是這整件事情的中心, 老師也了解, 這件事情存在的風險, 但是大家都知道, 如果小潘設定自己的對手是未來PGA上的世界150名菁英, 他必須將他的球技帶到下一個層次. 小潘的能力當然可以賺錢, 可以賺不少的錢, 但他不要只是當一個去巡迴賽上上班賺錢的球員. 你有想要偉大的心胸, 你才有可能偉大. 想要偉大, 你必須付出代價.

 

今年夏天之後的第一場比賽就是攸關小潘業餘第一寶座保衛戰的美國業餘錦標賽, 這個世界第一在八月底維持住的話, 會自動取得明年度美國與英國公開賽的入場券, 這是壓力, 也會是代價. 改動作的第一場比賽就來到全世界最難打的業餘比賽, 面對USGA設定的球場, 小潘表現得如何? 結果是, 淘汰. 小潘在第一天被視為困難的球場The Country Club穩紮穩打, 表現非常不錯, 但在第二天名次直直落, 最終沒能搶進64強, 也失去了業餘第一與其帶來的獎賞.

 

改揮桿當然有很大的影響, 尤其是小潘一向精準的短鐵桿在這場比賽第二天面對較短的球場失了準頭, 頻頻打過頭, 面對後高前低的果嶺, 週圍佈滿濃密的長草, 老是打過頭自然是節節敗退. 然而在這場比賽, 老師再次看到了, 小潘也感覺到了他其他的問題. 改揮桿有沒有影響, 當然有. 當我站在練習場看著他不時跑出來的大左曲球, 背脊可真涼, 那是看過小潘打球的人都知道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只能不斷的提醒他要放慢他的節奏配合新的揮桿. 從練習日開始, 我們發現他在練習場時左曲球非常的嚴重, 但是只要下到球場, 有目標導向時, 他自然有辦法把球放在球道與果嶺上. 所以, 改揮桿當然有很大的影響, 面對這麼大的比賽, 心裡不夠踏實, 當然有影響. 但是擅長打比賽也知道怎麼處理比賽的小潘不至於會連64強都沒有機會. 事情在比賽第二天就看到跡象, 他在練習場時的起桿節奏就開始變得偏急偏猛, 雖然知道要放慢, 但在比賽的情緒下執行上有困難.

 

下了場之後小潘把球打得筆直, 帶著漂亮的小左曲, 但第二桿的距離就是一直出問題, 該推進的推桿又都沒有把握. 從第二天比賽的內容檢討, 改動作對小潘來說其實不是”這麼”巨大的威脅, 比賽時他有能力堅持新的動作並且打出不差的球, 把自己放在一個不錯的位置上. (當然,打USGA的比賽你不能只是”不差”, 你必須累積一個又一個精準的”好球”.) 那麼, 問題出在哪 ? 為什麼已經是老鳥的他在重要關頭會感覺自己老是選桿選錯, 第二桿距離頻頻失了準頭, 打過頭的錯會一直持續犯而無法調整, 明知道後面不能去還一直去, 推桿表賽差強人意 ? 賽後, 小潘自己感覺, 一早起來就感覺到緊張, 然而, 小潘其實是知道如何分散注意力, 擅長處理緊張的. 這時, 老師精準的點出來, 在過去幾次重要比賽, 小潘會出現的心理問題. 他不是不會處理比賽, 不是不會處理緊張, 是一些更深層的問題. 而小潘在這次的比賽中, 自己也有聽到老師點出, 他心裡的那個聲音, 必須去學習面對的聲音. 這接下來會是小潘努力的方向, 最重要的功課, 在這不便多說.

 

大三的球季開始, 小潘必須扛起領導整個球隊的責任. 轉眼間在大學已經不再青澀的小潘, 除了必須拿出成績, 建立規範, 組織球隊, 如老師所說, 為了讀書, 這種程度還在打業餘的他更必須保持”新鮮”. 就讓我們繼續拭目以待, 仍在進化中的潘政琮.

 

Michelle

9.9.2013

NCAA高爾夫制度與學生運動員生活簡介

經過又一年的奮戰, 很可惜NCAA總決賽華大沒能入選前八強. 但小潘剛獲得NCAA Division1 全美明星第一隊的榮譽, 藉著這個契機, 想先簡單介紹NCAA給未來有心循著小潘走過的腳步, 送小孩到美國的高爾夫校隊受教育的家長們.

 

NCAA的全名為 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 也就是全美大學運動員聯盟. 包含高爾夫, 美式足球, 划船, 棒球, 體操, 田徑,排球等, 可以想到的運動項目都在其中. 這個組織掌管全美大學校隊的運作, 詳細程度與組織規模超乎想像. 舉例來說, 他們制定規則, 從招生的過程教練何時可以開始與選手以電子郵件接觸, 到何時可以電話聯繫, 何時可以參訪學校, 參訪可以提供多少經費, 參訪時間長短, 每個學校可以提供多少獎學金, 學生成績要多少可以進入大學, 進入大學以後成績不到選手必須被禁賽, 學生運動員的行為規範, 何時可以與職業球隊簽約等等等的事項都受到NCAA的監管.  

 

NCAA有三個Division, Division1與Division2可以提供獎學金給選手, Division3則不允許. 如果有心要送孩子到美國念書打校隊, 強力建議以Division 1為主, 因為Division 1的競爭最強, 學校大, 資源豐富, 當然也最受到重視.

 

為了保持競爭公平, 男子高爾夫Division 1每個學校每年只可以提供四人份的獎學金給教練分配使用給所有的選手, 女子球隊不在此限. 選手的程度不同, 分配到的獎學金自然不同. 常聽到的全額獎學金其實得到的人少之又少, 想想, 四人份要分給所有的人, 大部分的情況可以拿到百分之六十的獎學金已經是了不起的成就. 大多數的人大概可以拿到百分之十到三十不等的獎學金. 如果是全額獎學金, 簡單來說, 學校除了包你一年動輒上百萬台幣的學費, 還負擔選手購買書籍的費用, 包住包三餐. 而這些, 並不包含學校投注在每個選手身上每年在各大球場練球, 比賽, 旅行, 集訓等等等的經費.

 

因此, 各大學教練的權力與掌握的資源非常驚人, 想當然爾, 責任重大. 學校提供獎學金, 也會有校友捐款, 但教練不但要招生, 帶隊, 監督學生球場上與學業上的成績, 關心他們的生活, 還要肩負募款的工作. 簡單來說, 教練除了對學校, 還必須對捐款的人負責. 所以在選學校的時候, 除了風土地理位置, 學校成績排名, 球隊的排名之外, 教練其實是非常重要的關鍵.

 

選手每天與教練生活, 如果他的帶隊哲學, 練習的模式, 球場上的指導等等跟選手本身有一點和不來, 大學四年其實不太好過, 特別是這些學生運動員的生活本來就不好混了.  無意攻擊台灣的制度, 但是與台灣相比, 這些學生運動員在美國的大學是非常扎實的被要求讀書與出席的. 誠如上述, 成績不到標準, 就算你是明星四分衛, 你都會因為成績不達標準而被禁賽.

 

學生運動員的本分是讀書, 但是運動的成績表現又得對學校, 對所代表的地區或是州的期盼負責, 想混都沒得躲. 就拿小潘做例子, 只要有比賽就是接近一個星期缺席, 高球隊是所有運動項目中缺課率最高的. YA, 不用上課? 錯了! 漏掉的全部要補回來. 小潘每年在學校從九月初開學前的集訓到六月初大學賽季結束前, 幾乎每個月有兩場比賽, 飛到其他州去. 這些人的生活就是, 比賽, 回來學校時清晨練體能, 白天上原來的課, 下午練球, 晚上補上星期沒有考的試, 或是給學校準備的家教補沒有上到的課, 或是自行補沒有教的報告, 讀沒有讀完的書.光鮮亮麗的外表下,  得到的資源, 尊重, 特殊對待與肩負的責任是相對的.他們無時無刻都在被壓縮, 必須兼顧正常學生生活與滿足運動員要求的訓練.一週又一週, 永遠補不完追不上的課業; 一週一週, 緊密的訓練與高壓的比賽. 他們是學生, 是運動員, 更必須堅守品德規範, 是明星也是榜樣, 美國的學生運動員, 沒在好混的.

 

當然, 不可諱言, 各校學業的困難程度給選手的壓力自然不同, 選學校的時候不要聽到是名校就想往裡面擠, 不然進去了跟不上可以是非常悽慘的. 每位選手在選學校的時候考量不同. 在美國不是像在台灣, 每個人練球就是要轉職業. 相反的, 對許多選手與家長來說高爾夫是興趣, 有能力藉由這項興趣與能力爭取到獎學金進入昂貴的大學讀書反而是更多人的目的. 學校花大筆的資源培養, 在校隊得到的待遇, 校隊經驗自然是人生寶貴的回憶與資產, 並且能幫助畢業後的求職. 因為, 企業們知道經過這樣壓縮的學生運動員有多少能耐.

 

全美的高爾夫校隊隊員畢業後成功轉入PGA並且存活下來的, 其數量少之又少(根據Texas A&M教練的資料, 每100位大學選手只有一位順利轉入PGA, 而在PGA五年的存活率只有20%), 顯示PGA的困難度也呼應前段提及, 其實選手與家長並不是把自己設定死, 要轉職業才打校隊的. 但話說回來, 如果自幼就展現出極佳的能力, 大學前就已經是全美高中明星隊前兩隊或是前三隊的這些菁英, 進入大學校隊打球幾乎是必然的選擇. 原因無他, 除了七八月在全美展開的各大歷史久遠的重量級賽事(如美國業餘錦標賽, 西方業餘, 南方業餘, 北東業餘, 南北業餘, Porter Cup, Sahalee Amateur, Dogwood Invitational, Players Amateur等), 一整年度競爭最激烈的賽事都在NCAA, 全國最好的業餘選手都在這個賽場上. 高中畢業後如果選手沒進大學, 又沒轉職業, 除了暑假, 幾乎就沒有高競爭的比賽可以打. 平常沒有高競爭的比賽可以打, 也不容易有足夠的積分, 在暑假爭取到各大賽的邀請. 

 

把話題轉回到小潘與NCAA全國決賽上介紹制度. NCAA Division1 總共有315所學校, 分成多個分區. 小潘所屬的Pac-12與Big-12, SEC都是這其中翹楚. 315所學校在經過一年的對抗, 根據一年來比賽成績的累計, 每年的五月初, NCAA會選定特定的日子, 在電腦上及時公布取得打區域資格賽(Regional)的81所學校與不包含在這81所學校內45位表現優異可以打Regional競爭個人獎項的參賽者. Regional有六個賽場, NCAA會像開獎一樣, 一邊公布入圍, 一邊公佈被分到的賽場.

 

Regional六個賽場在同樣的日期進行三天54洞的比賽, 各區的前五名總共30所學校與各區不包含入圍學校的第一名個人參賽者共6人進軍五月底到六月初的全國總決賽. 進到全國總決賽的學校等於是已經擊敗了285所Division1的校隊. 接著,全國總決賽會進行三天54洞的比賽淘汰掉22所學校, 剩下的8個學校再進行三天的比洞賽捉對廝殺(女子總決賽賽無比洞賽賽程)產生當年度的全國冠軍. 從以上的數據我們可以輕易的算出, 在NCAA Division 1的高球選手保守計算每年至少超過2500人次. 如此一來, 也可以想像競爭情況是如何激烈.

 

最後, 每年的此時就會公布NCAA三個Division的全美明星第一隊,第二隊,第三隊與學業成績優良的第一隊,第二隊,第三隊. 另外有一些榮譽提名的名單與最佳新人等獎項. 在此之前, 各個Conference, 例如我們熟悉的Pac-12, 也會選出他們的All Pac-12第一隊第二隊…. 

 

小潘今年從至少2500人的Division1脫穎而出入選僅僅11人的全美明星第一隊, 並且得到學業優秀運動員的榮譽提名, 我在想, 什麼時候我們台灣有人可以跟上來? 我想,這是今天發文的目的. 當年最不被看好個子最嬌小的潘政琮摸著石子走到今天, 老師說他是尋路者, 那麼, 路有人走了, 有沒有人跟上來?能不能激勵更多的選手奮起呢?

 

以小潘為首, 已經有很少數的台灣選手在NCAA的賽場上嶄露頭角. 但相較於台灣走的緩慢, 資訊不明, 全世界許許多多的國家已經注意到這一段訓練的重要性. 像是今年班侯根獎的最後三位入選人,除了Chris Williams是美國人, 另外兩位一位是法國人, 一位是韓國人. 澳洲國家隊甚至每年暑假到美國打大賽. 更有許許多多自費的選手每年暑假到美國打AJGA, 目的無不是希望獲得大學教練的青睞進入NCAA. 再講個大家熟悉的例子, 泰國兩位在LPGA發光發熱的姊妹花Ariya與Moriya就是長年沿著AJGA的渠道競爭訓練出來的. 在進入大學前, 幾乎所有的選手都在AJGA, AJGA的比賽又分多個層級, 光是AJGA登記的男子選手每年平均就有六至七千人,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AJGA官網了解. 

 

走過了這些路, 如果對於往太平洋的另一邊發展有興趣, 有疑問, 是有很多經驗可以分享與對談的.  

 

Michelle

6.1.2013

去活你的夢想, 不要只是作夢 By 盧宏宗

夢想是一步步地完成短期目標而達成的!

以下的文章是老師寫的 :

答應過Michelle姊姊不要太常po文,以免弾性疲乏。前兩天和小潘談了一下關於今年要注意的事,覺得有些觀念必須在記憶新鮮的時候寫下來,所以要請姊姊原諒了。

這篇文是給選手和家長們看的,結論幾句話先講完:看清楚你現在的位置,訂好你的目標,全力以赴。不要坐著等事情發生,坐著等,事情不會發生的。

今年小潘會開始面對一些以前沒有看過的問題:他在業餘高亇夫球界腳步走得太快了,未來除非清楚的訂定並堅守計劃,他的業餘之路實在很難再走兩年半到唸完大學。

過去幾年小潘學校校隊成就驚人。去年畢業的Nick Taylor在大四達到世界第一,今年的Chris Williams 大三下成為世界第一,而小潘大二上就已經世界第四,足足比人家早了近兩年。我告訴小潘,未來兩年他最大的功課是Stay Fresh. 世界第一很好也很重要,台灣也很迫不急待要再有一個台灣之光。但那終究只是一時熱炒的新聞材料,衡量實力,能夠去到世界業餘前十而站得住的選手,進一步在美巡或歐巡成為新秀應無疑問。

 

所以接下來的課題很簡單也很重要:在未來兩年內應該訂定什麼樣的目標抱持什麼樣的心境才能維持這樣銳利如刀劍的競爭力直到完成學業?

 

我想這個問題令我們回溯到一個最根本的觀念:打球和受教育是互相衝突的嗎?球員唸大學只是為了打大學比賽的經驗嗎?為了受教育而去大學,對職業運動員而言是浪費時間嗎?

 

老虎是特例,老虎在高三,大一,大二,史無前例的連續三年贏得美國業餘錦標賽,史丹佛大學唸了兩年就轉職業了。華大卻有不同的現象,三年內出了兩個世界第一,兩個人都把大學唸完。

 

那一樣是對的?我也沒有答案。唯一可以歸納的是:例來年輕選手在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狀況下轉職業,短時間內固然能憑著超強的運動天份和年輕人的血氣之勇打開一片天空,但長期覌察似乎縂是難以為継。石川遼是很值得借鏡的例子,這個日本神童在日本15㱑就無人能敵。16㱑轉職業很快成為日巡賞金王,當他前往美巡賽發展時日本人當他是救世主。現在呢?快看不見了。

 

小潘的例子我告訴他:去看看你自己的心,當初去唸大學的初衷有沒有改變。如果沒有,那麼唸完大學是一個成就,世界第一是另一個,兩者之間沒有取捨的問題。

 

德州農工大學縂教頭說得最好:企業主最喜歡大學運動員,因為他們䏻用頭腦和體能,同時又有足夠的能力和毅力應付大學課業的要求。

 

觀念搞正了路就變得清𥇦,世界第一是要全力達成的目標。這小子去年答應我的,欠我一年了。唸完大學是人生的成就,沒有能不能,只有願不願意。

 

後記:

 

走筆至此,感慨良多。我一直在po文中提到教育,不是要選手和家長覺得沒唸大學就什麼希望都沒有。教育是一條漫漫長路,重要的是磨練心志,開發心智,培養毅力。這是成功缺一不可的因素。前一陣子有一位美女選手P0文說他的夢還沒做完,我留言給她說:去活出你的夢想,不要只是做夢,夢做多了只會變笨。沒有回音,大概聽不進去。

 

這不就是所有問題的縮影嗎?這麼多年活出夢想的沒有幾個,做夢的卻縂是前仆後繼,做夢,太容易了。換你做老天爺,你把機會給那一個?

 

盧宏宗

台灣與美國練球環境的最大不同 by 盧宏宗老師

深深地覺得這篇文章說的就是台灣與美國練球環境的最大不同,環境會造就一個人的心態,一個人的心態決定他是否會成功,所以選手爸爸媽媽們你們給小孩的環境是對或是錯,看這一篇文章就會知道了.

 

盧老師1.13.2013的Po 文

麗珠小姐回應了我的前文,寫得很深刻。人者心之器,思想是行為的主導,這麼多年高球界少有成果就因為大人是小孩的環境,而大人的覌念錯了。任何運動要往高階去競爭,必須開發選手的心智。放任青少年養成打球不必唸書的覌念,當然是大人的錯。在美國青少年的家長,在支持孩子打球時必然要求學校功課照顧好。這不是理想而是現實問題。理由很簡單,大學。NCAA規定選手如果學業成績沒達到及格水平,SAT學力測試不到一定分數,球打得再好也進不了大學。而美巡賽的美國選手,95%來自大學校隊。歐洲亦然,日本亦然。大學𥚃有獎學金幫你,有激烈競爭的比賽,最好的教練。而大學外面,什麼也沒有。你說任何一位青少年的家長會用全力支持小孩打球,而卻讓他因為功課不好而進不了大學嗎?射箭的劉碧瑜小姐回應麗珠的文章,說得更是一針見血。她說她唸研究所的時間練習最少,卻是她射箭最好的時候。前年夏天小潘回來,我照例和Michelle 姐姐去全國球場和他打一場,也看看潘媽媽。但那一次我把黃韜也叫了去。打完球兩位選手有一番對話。黃韜問小潘一天打多少練習球?也許他想這麼厲害應該和盧建順一樣打一千個。不超過一百個,小潘說。一百個球練多久?至少兩個小時。黃韜下巴差點掉下來。這就是教育的功能。

小潘因為課業壓力,每天能練習的時間非常有限。因為時間有限,他不能浪費一分鐘做無意義的練習。小潘練球的時候不和任何人說話,躲開所有隊友,一個人佔據練習場他自己的角落,沒有清楚知道每一個揮桿想練什麼不打半個球。密度,密度,密度。這是心智開發的結果。

國內青少年練球,三三兩兩湊在一起,打一打聊一下,時間無限,壓力沒有。乒乒乓乓打完幾百個球,除了習慣動作以外少有進展,然後腦袋空空回家。不知而行,這是心智沒開發的結果。

其實這是教育另一方面的功能:壓縮你的時間,要求你每一件事都要用心用腦,集中精神求取最高的密度。這是成功者共有的特徵,不是嗎?

球員,為什麼要受教育

一九七〇年代與強尼米勒齊名,曾當過萊德盃隊長的藍尼華金斯,有一次贏得比賽後受訪:有人說你比賽的運氣一直不錯。是啊,我一直是個運氣不錯的人。但你知道嗎,我發現我越是認真,運氣就越好。

小潘回來又走了。這次回來我們有一點深刻的談話,我認為他如果想對國內高爾夫球界有所貢獻,現在正是時候。等他轉了職業,往來征戰必然對於業餘時代的心路歷程不如目前的記憶鮮明。而國內最欠缺的,正是業餘時代對孩子教育,心理,生活等素質的養成。少了這些,一昧追求揮桿姿勢而對其他幾乎一無所知的國內青少年球員,想要到菁英群聚的歐美巡迴賽露臉,可以說毫無機會。陳志忠以後二十五年國內高爾夫一片沙漠,理由在此。時代不同了,職業球銭太多,全世界一流運動員都注意到高爾夫。知識,心理,體能,每一樣都有專教。只有台灣仍像四十年前,小孩子十幾㱑丟了書本,混在練習場上夢想著有一天會出人頭地。幾十年過去了,我們在那裡?世界上有四大巡迴賽,依大小分為:美巡,歐巡,日巡,和亞巡。今年我們最好的選手只能在季末掙扎保衛亞巡的工作權。這就是現況。從那裡著手?帶了小潘六年多,我說:教育是唯一的答案。受教育不只是一個行為,他是一種態度:一種長期不間斷,不停止的求知,凡事求了解,求力行的態度。去學校上學,回家用心作功課是出發點但不是全部。對從事的事情追求通透的了解,然後用毅力長期的力行。這就是教育的目的,是成功的絶對必要,是小潘爬到世界頂端的方法。很可悲的,卻也是國內家長和孩子們共同的斷奌。我常說:韓國選手十個人一種動作,台灣選手十個人十種。成敗很清楚,不是嗎?問一個最直接的問題:國內有幾位教練幾位球員可以清楚的有條理的說出一整套合乎人體工學和力學的揮桿方法?如果不能,那麼每個人都只是在用片片段段的知識拼湊一個似乎可用的方法,也就難怪十個人有十種方法了。問題是,不知而行不求甚解的方法在壓力下能不能經得起考驗?選手在外比賽揮桿出了問題自己又不真懂,怎麼辦?教育重要的不只是書本上的知識,更重要的是受教育的人因此養成重視知識的想法,凡事問為什麼而不是怎麼樣。自信心真正的來源是知識,不是長期練習出來的習慣動作。當青少年球員的家長容許也接受孩子放下書本的時候,其實小孩子已經遠離了成功之道。先進國家的訓練和養成樣樣講求方法,我們卻希望沒有知識的選手去那裡出人頭地,有機會嗎?這一兩年小潘回來,和他相處的人都說同一句話:說不出來,但是小潘就是和國內選手有顯著的不同。我清楚知道那是什麼,那是自信。那是受了教育,有了知識,去了地方,見了世面,交了朋友,接受了社會也被社會接受且讚揚而來的自信。而這一切,從受教育開始。

說個故事吧:去年在泰國的亞洲業餘錦標賽,小潘在第四天打完前九尚與領先數名選手纏鬥。十、十一、十二、十三連續打成Birdie. 這四個Birdie把領先組澳洲第一的Oliver Goss 拉下馬,壓住後面一組日本第一的松山英樹,更把同組韓國第一的李首民打垮了。小潘自己卻在下一洞開球差一點OB,呑下一個完全不是時候的Bogey.我在現場覌察,這是丟掉比賽的關鍵。如果小潘在連四個Birdie以後知道緩一囗氣,明年我們極有可能在名人賽看到他的身影。為什麼發生?因為小潘忘了老師教他:選手心中必須有第二隻眼睛,隨時看著自己的狀況。四個Birdie以後他太緊繃而不自覺,一個失誤丟了比賽。現在的小潘像一張拉滿的強弓,伴隨弦嘯而來的必是怒箭。也因此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弓不能只是張滿,要有分寸才有準頭。也所以教的還在教,學的還在學。六年前送小潘去美,我告訴他:教育是脫離貧窮唯一的路。去年,也就是五年後他回來,問我:老師五年這樣教我,可不可以再為我解釋一次?五年前我教他他不懂,但是放在心裡,有一天拿出來務必弄個清楚。這就是小潘,一直求知,一直在問為什麼。理由很簡單,弄懂了就成了他的知識,成了他的本事,誰也拿不走。奉勸台灣有志高爾夫的青少年和家長們:拾起書夲,要受教育。不受教育的孩子不開智慧,不知求知,自絕自己在社會邊緣,沒有自信,職業球員這條路是不會有希望的。

盧宏宗
1.9.2013

當年的小潘如何成為全美業餘與大學高爾夫界熟知的 PAN

睽違五年回到亞洲比賽, 最近常常聽到人們說-小潘變好多. 我想, 人們在說的, 不只是指他的球技, 而是他整個人的沉穩與自信. 有機會接觸他的人, 更會發現小潘對許多事情在觀念上的改變.

 

2012亞太業餘錦標賽最後一輪上演短短四個半小時的戲碼, 是過去五年來環環相扣的付出累積來的. 每一個環節從語言, 讀書, 揮桿, 短桿, 推桿, 果嶺判讀到球場策略, 比賽的策略, 心態的調整, 如何減少Bogey, 如何不要在前六洞就把比賽丟了, 如何面對打不好的練習日, 等等等的細節, 每一個階段, 小潘紮紮實實的走了五年. 每一個新的調整, 少則三個月, 多則長達一年, 甚至有些事情從老師要求小潘要改的學的, 到現在改了兩三年都還在改. 不為人知的是, 這一次打亞太業餘, 他其實帶著一個才剛開始改, 還不甚穩定的揮桿參加比賽的. 不管比賽多重要, 說改就改, 知道自己哪裡不好馬上就要改.

說了這麼多, 回應我自己的標題, 小潘之所以成為現在的Pan, 就是學學學, 改改改. 套一句有一天他很沮喪的打完比賽, 隨口丟出來的話—“我覺得打高爾夫根本是在改個性” ! 換成盧老師的話- “小潘之所以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不是誰幫他, 是他的個性. 他不安於現狀, 他老是給自己找麻煩, 突破一面牆就再去找另一面來撞.”

 

這樣的小潘習慣了壓力, 他喜歡解決問題,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遇到壓力會退, 而他是往前進. 當別人在害怕壓力的時候, 他享受壓力帶來的挑戰, 因為他知道, 壓力是機會, 突破了他就又剝了一層皮, 更往上去.

 

因為小潘, 有越來越多人在討論培訓選手應該要好好讀書的話題. 嚴格來說, 讀書與打球並沒有絕對直接的關係, 但讀書這件事情, 在球員養成的階段中, 是絕對不能忽略, 並且要非常重視的. 把小潘去美國到現在的故事拿出來分享, 也許事情就更加顯而易見.

 

小潘剛到美國去的時候, 眾所皆知, 只會說”Yes與No”, 再加上他年紀小小就進了國家隊, 長年四處征戰, 基本上國三那一年是幾乎沒有去學校的. (拿到他國三的成績單時我著實的嚇了好大一跳)也就是說, 現在在美國西北名校讀書兼打球的這位潘政琮先生到美國的時候, 他不只是英文能力, 連其他的學科都是遠遠落後正常孩子的. 到了美國的第一年學英文, 他覺得自己像個白癡, 但是僅僅一年, 他就進入正常高中, 本來我還在擔心, 他的考試過不過的了. 接下來進了高中以後, 他開始有申請大學的想法, 於是開始用他只念了一年的英文拼他的學科. 我用”拼”, 這個字, 不是誇大, 原因有兩個 : 第一, 小潘在台灣本來就沒有念太多書了, 程度落後不少 ; 第二, 在美國申請大學, 學校與NCAA要求的成績是九到十二年級的平均, 也就是說, 小潘國三在台灣的成績必須納入計算…(某名校的教練看到小潘的國三成績告訴小潘, 你進不了大學的, NCAA那一關你過不了的, 聽的小潘差點當場掉下眼淚來). 信不信由你, 高中三年, 小潘的GPA平均高於3.5, 最後一學期來到3.85(滿分四分), 而如果你以為小潘可以選一些課讓自己容易拿高分, 錯了, NCAA所認可的學科是有限制的, UW這樣的學校也不是能讓你呼攏過關的. 學科成績過了, 高三那年的年底前, 小潘還要考過托福與SAT. 這時, 我又開始緊張了, 從台灣給他準備了練習的考古題與參考書, 還要他多報名幾次, 沒想到這個人SAT考了一次, 托福考第二次就過關. 而在我說這些故事的時候, 別忘了, 除了他的英文能力讓他得花比外國小孩更多的時間讀書, 比他們拿更高的分數, 小潘在這個過程中還不能捨棄練球與比賽才能讓大學教練看到他, 然後, 暑假到了, 同年齡的選手還在AJGA, 他逼著自己去打美國業餘, 西方業餘, 南方業餘等等等的重量大賽, 其中的一個夏天, 還多拿了兩堂高中的線上課程. 除此以外, 他要處理他的生活, 旅行, 期間, 經歷三次揮桿的大改造, 與無數的小改造, 更重要的事情是, 紮實的去了解揮桿的理論, 人體的力學與肌肉, 學習球桿的特性等等等, 然後, 還要找出時間出去釣魚, 或是像大家一樣打打電動休息一下.

 

說了這麼多, 小潘不是神, 他不完美, 分享這些的目的只是要點出幾件事情, 讓大家了解過去五年來的養成. 首先, 讀書不是必然, 但是因為不想讀書而去打球, 講的更明確一點, 因為被課業淘汰而去打球的選手, 遲早有一天也會被球打敗. 原因無他, 一來是因為, 這樣的年輕人, 他的特色是, “碰到困難就轉彎”; 二來是, 心底最深處, 他知道, 他除了打球什麼都不會. 這樣的年輕人哪來的自信? 這樣的年輕人如何處理他的人生? 這樣的年輕人在遇到壓力與困難甚至陷入低潮的時候, 如何有條有理找出方向? 第二, 受教育本身是一個養成. 小潘大一的時候他問我, 你覺得我申請商學院好不好? 商學院是我們學校最好的科系之一, 但是很難申請, 我要打球又要念書, 不斷的比賽不斷的考試補作業, 不知道能不能勝任.  (高爾夫球隊因為賽季與單場比賽的長度, 在美國大學運動員中的缺課率是最高, 最辛苦的)我回答說, 盡你的所能拼拼看吧! 他問我, 為什麼? 我回答他, “因為這就是你, 你喜歡挑難的事情做”. 大一過去了, 大一下學期忙碌的課業與緊湊的賽事讓小潘在球場上的成績付出了代價, 但也藉此看到自己的弱點, 更了解到什麼是人生的取捨, 時間的安排. 現在他還是在為了進商學院拼命, 但不管他最後進入什麼科系, 受大學教育本身就是一種薰陶, 他越來越清楚自己”能”做什麼, 自己”可以”挑戰”什麼, 知道該怎麼掌握有限的時間練要練的球, 讀該讀的書, 學會該怎麼自我放鬆, 了解自己何時需要休息.

 

自信自信, 大家常常在說, 要培養信心與抗壓力, 但是怎麼培養? 自信來自於知識與對自己的掌握. 就像選手上場打球, 他的自信來自於對自己的了解, 對球場的了解, 草的了解… 當你清楚的知道Swing的架構是什麼, 肌肉怎麼帶動, 懂得觀察自己心態的變化, 在狀況好時乘勝追擊, 在陷入亂流時最快的止血, 選手站在場上就可以看著目標放心的打球. 因為他知道只要他照著對的知識做, 球自然會去到它該去的位置. 自信不是去到比賽總是會拿第一, 是去到比賽場地環顧四周與對手, 衡量自己的情況, 然後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位置, 設下合理的目標, 然後找機會進攻, 或是適當的防守. 自信的根源來自”知”, 而”知”的訓練在培訓的過程中最好的選擇是受教育.

 

至於抗壓力, 既然是”抗””壓”, 就得找”壓力”來”對抗”, 對抗久了, 人會學到如何與壓力共存, 讓壓力變成助力, 讓壓力變成機會. 前文已經提到, 一再的找壓力, 一再的去克服, 一再的去想辦法解決, 每過一關, 人就會變得更強, 所以壓力是助力也是機會. 再更進一步的由內而外看, 一樣站在梯台, 大家的壓力是一樣的, 所以當你懂得如何處理面對它, 比賽場上的壓力”會幫你淘汰絕大部份的選手”. 你說, 這不是機會是什麼? 把話題再轉回來, 小潘五年來在美國, 他時時面臨著被淘汰的壓力. 在課業上. 英文念不好進不了高中, 高中念不到”最好”, 他進不了大學, 他進不了NCAA跟最強的業餘選手比賽, 而進了NCAA, 如果學業成績不好他還是不能打比賽. 到了球場, 從他一到美國開始, 雖然頂著亞運銀牌, 沒想到老美根本不放在眼裡, 只好從最低的層級FCWT開始一場接一場往上打, 然後在高中的時候就設定目標, 儘量打大學生打的業餘比賽. 2007美國業餘的八強之後, 小潘有拿到一些業餘大賽的邀請, 但是每一場只要當年打不好, 你明年就沒了機會. 他所在的環境, 每天都在面臨淘汰, 高中剛開始去打大學生的比賽覺得自己非常的劣等, 才過了兩年成了他們之間的熟面孔, 現階段以主宰這個領域為目標. 小潘個頭嬌小, 小時候又沒受什麼教育, 但他從小碰到壓力他總是一直闖過去, 大了又老是給自己找新的壓力去挑戰, 有沒有想過, 在這樣的養成下, 從小到大天生的劣勢條件, 慢慢在變成了他的優勢?  不要覺得自己的小孩為什麼這麼沒有抗壓力, 是不是大人們把小孩的壓力來源擋下來了? 打球可以不讀書, 打球可以很多事都不做, 遇到比賽寧為雞首不為牛後? 還沒有機會打大比賽沒有關係, 但心裡要知道自己面對的對手是強是弱, 給自己訂下不同的標準. 更不要老是給自己找理由, 生活要有紀律, 沒有藉口. 小潘從美國飛到泰國, 到了旅館已經接近凌晨, 他隔天大清早起來就去健身房跑步, 因為他知道運動能幫助他快速的調整時差. 比賽第一天打壞, 有任何人聽到小潘說因為時差還沒調整好, 或是太累落枕之類的理由嗎? 小潘不給自己找藉口, 身旁的人也不替他找藉口. 一切的事情自己處理, 自己選擇, 自己承擔後果. 運動員年紀輕輕就得面臨一般連大人都想像不到的壓力, 如果不從小把他們推到懸崖邊練習, 小小的心靈如何面對兇猛的對手? 美巡賽的高額獎金代表的是什麼? 他代表的是, 全世界條件最好的運動員都會往裡面擠, 想一想在裡面是什麼樣的壓力?

 

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是小潘的自信; 不斷的對抗壓力, 造就了他的沉穩與大器, 即便如此, 他還是有太多事情要學. 當大家都在替他在亞太業餘的表現鼓掌時, 盧老師在賽後兩天說, “不用太高興, 人最難的就是改變自己的慣性. 小潘從小就非常擅長從後面追趕, 但現在的PGA幾乎每場都有人超水準打出63或64, 哪能允許你第一天打個75? 如果這是一個你打得出65的球場, 怎麼會在第一天打出75然後把你的比賽丟掉? 接下來自己很生氣, 丟掉莫名的情緒奮力追趕, 然後在最後一天想起來該怎麼打球試圖上演大逆轉. 結果輸一桿. 大家都說, 你真棒, 沒人能像你一樣, 拍拍手, 這是一個好的故事. 但是終究, 是一個好故事, 事實是, 你沒有贏比賽, 你沒能去奧古斯塔. 這只是一場比賽, 還是你一個很壞的慣性? 在PGA如果能穩定的打在前十名甚至前二十名三十名, 都可以有很好的生活了, 可是你要的是什麼? Winner終究是與其他的選手不同的.”

 

學學學, 改改改, 路走到越後面越是難走, 五年來的點點滴滴造就今天的小潘, 但小潘接下來還要投入與付出什麼, 才能造就五年後小潘想要成為的小潘?

Washington freshman golfer Cheng-Tsung Pan is off to fast start

 潘政琮的傳奇似乎越來越大. 

小潘, 是華盛頓大學高球隊史上最耀眼的新人. 而這位新生在入學後的第二場比賽就以熱騰騰的個人勝利宣告他的存在. 這天, 趁著全隊在Overlake Country Club練球, 攝影師替他們拍攝團隊照片. 

 

攝影師跟隨著小潘走了幾洞就完成工作離開了. 有點早, 就早了那麼一洞. 

 

我在第五洞打了個一桿進洞, 他走後的那一洞, 小潘如是說. 

 

UW的總教頭, Matt Thurmond, 對小潘的表現並不感到驚訝. 教練對這位新人有著諸多期待. 四年前, 小潘以年僅15的稚齡闖入美國業餘錦標賽八強, 這是從1920年巴比瓊斯以來僅有的紀錄.  

 

但教練Thurmond並沒有預期小潘會如此的出色. 

 

他令人震驚 教練說道. 我曾經指導過非常多優秀的選手, 但我從未見過任何人在球場上有這麼強的企圖心. 

 

而這樣的精神帶領著小潘在這個月初的the Prestige at La Quinta打敗84位大學好手奪下冠軍. 

 

教練說, 那是一種感覺, 一種氛圍在小潘身上, 你不可能看到他在心理上面犯下錯誤, 更不可能看到他不完全投入. 他的每一桿都是完完全全準備好知道要做什麼才出手. 當下很清楚的是, 沒人能擋得住他. 

 

遠離家鄉 

 

顯而易見的, 一般人看到小潘, 他不是那麼的起眼. 五呎六吋, 152的身形, 平易近人, 低調的態度他永遠不會在擊遠賽中得勝. 

 

在球場上穩定與強韌的心理素質是小潘的強項. 而這樣的特質, 對年僅十五歲離開父母, 離開五個兄姊, 離開台灣, 單獨到美國生活, 訓練, 讀書的小潘來說, 重要的能力. 

 

那是一個困難的決定, 小潘說. 一開始的時候, 家人們都非常支持我到佛羅里達去受訓. 然而當一切進行到一半時, 我父親開始反對這樣的選擇. 不過最終, 他在同意上簽下他的名字. 

 

當時, 小潘對英文完全不通, 幾乎不認識任何人, 但他下定決心要走他的路. 

 

半年真的非常的辛苦, 其中語言是最大的問題, 小潘接著說. 在前面幾堂的英文課, 我對老師的提問總是能回答Yes或是No. 

 

不久之後, 老師要求小潘交一篇兩頁的文章, 要他說明中國與台灣的關係. 

 

僅僅一個小段落, 就花了我三個小時, 小潘說, 他的英文現在已經流利多了. 但是, 我永遠希望能讓自己更好.  

 

去美國之前, 在台灣, 小潘早已經是個明星了, 並且才剛剛在過去的那個夏天打破紀錄晉級到美國業餘公開賽的八強. 但當他為了適應環境而掙扎的時候, 他的高爾夫也陷入困境. 雖然前一年有著卓越的戰績, 當隔年小潘必須自己在全美各地旅行, 獨自處理他的交通, 住宿, 等等生活細節時, 比賽的成績以他自己的標準來看, 一落千丈. (Michelle的回憶 : 記得當時, 我車停在路邊, 他跟我說了一個小時的越洋電話, 他告訴我, 我覺得我打不贏這些大哥哥, 我害怕我過不了這一次的低潮. 那種感覺很恐怖, 我從來沒有看過或是聽過那樣子的小潘.) 

 

這一切讓我的生活變得非常非常忙碌, 我幾乎沒有辦法專心打球, 小潘說. 加上, 我的英文當時很破, 而當你無法說英文, 你就會非常難容入環境. 你會害怕, 沒來由的覺得, 不管怎麼樣就是不對勁. 自然而然, 你不可能有好的成績, 而這件事對我來說, 非常非常痛苦. 

 

小潘當時非常生自己的氣, 非常無力與沮喪, 但是他從來沒有考慮過回去台灣. (Michelle的回憶: 小潘出去時曾告訴我, 如果有一天我的球逼的我必須回到台灣, 代表就是我失敗了, 我也不會再碰球桿.) 

 

我只是一直告訴自己, 我就是必須非常努力, 持續的, 不間斷的更加努力, 小潘說. 不是一個半途而廢, 遇到挫折就放棄的人. 

 

堅毅與堅持有了回報 

 

2008艱辛的夏天之後, 在接下來的兩年小潘破繭而出. 2009, 他成了西方業餘錦標賽最年輕的比桿賽冠軍, 這是一場不亞於美國業餘錦標賽的世界頂尖業餘球賽, 而在隔年2010他蟬連這場比賽的比桿賽冠軍. 

 

這兩年在全美各地的比賽小潘的表現非常成功, 高爾夫圈內大部分的人甚至認為小潘是當年度美國大學教練招募名單中的第一種子. 

 

教練Thurmond第一次注意到小潘是在他2007於美國業餘錦標賽寫下歷史的時候. 過了兩年, 2009年小潘到美國西北部比賽之後, Thurmond開始寫信與小潘連絡. 

 

之後小潘很快的與教練展開互動, 並在此時, 小潘認識了Ellen Wang. Ellen是小潘在2009年參加Sahalee Players Championship (場地位於西雅圖近郊)時的接待家庭. 因為兩人相處投緣, 熱情Ellen正式收小潘做他的乾兒子.(Michelle:Ellen還下場幫小潘背球比賽, 她自己更是單差點好手 

 

我夏天跟耶誕節都有來拜訪乾媽, 而每次來西雅圖, 我就更喜歡這個城市, 小潘說道. 

 

西雅圖讓小潘想起台灣, 那是一個有著茂密樹林, 有山有水的地方. 從高爾夫的角度來思考, 分在NCAA Pac-12這個區域, 小潘可以有非常多的挑戰. (Pac-12美國大學分區中非常非常強的一個區域) 

 

小潘說,我覺得選擇到華盛頓大學是一個非常好的決定. 

 

小潘想要拿到學位跟想要打PGA Tour的決心是一樣強烈的. 

 

受教育是我來美國的其中一個目標, 小潘接著說.我的家人沒有一個人有機會念大學, 我認為這是我這輩子唯一進大學受教育的機會, 所以我不想要失去它. PGA Tour, 30, 40歲都有機會打, 所以不並不急. (Michelle:在小潘去美國前, 小潘的老師, 盧老師告訴他, 我不要你是一個肩上一袋球桿, 口袋一把鈔票的土棍. 可以真正改變你的人生, 提昇你的層次的, 不是金錢, 是教育. 我想當時這些話, 深深的烙印在自我期許非常高的小潘心裡.) 

 

大學生活 

 

小潘進入大學後的轉換能夠這麼順利, 主要歸功於他在推桿時心態設定的轉變. 與其擔心推不進會發生什麼, 他開始不要讓自己想太多. 

 

我選定了線, 就推. 相信我自己的直覺,小潘說. 過去他一直以來以開球與鐵桿的精準聞名. 

 

奪下Prestige的冠軍後, 他以並列領先的姿態在下一場的Intercollegiate進入最後一天. 最後他與世界業餘冠軍, UCLAPatrick Cantlay戰成平手, 兩人並列第三. 

 

Prestige比賽之後, 大學學校生活, 課業壓力與高爾夫的日常訓練同時進入了小潘的生活. 一切變的超乎小潘想像的困難. 

 

真的非常的困難, 但是我喜歡, 小潘說. 

 

此時, 小潘的世界業餘排名從第25名擠升10, 但他卻不是隊上排名最高的選手. 隊上排名最高的榮耀歸大三的Chris Williams, 世界排名第七. 

 

小潘與Chris初次相遇在今年的美國公開賽. 他們常一起打練習圈, 小潘說大部分都是Chris . Chris卻不敢當. 

 

Chris, 兩人各有輸贏, 小潘就是打他的球, 他挺的四平八穩. 每天與小潘打球, 肯定是非常難纏的競爭. 而這樣的競爭只會讓你想要變的更好. 

 

有著兩位世界業餘排名前10的選手, 華大有很大的機會贏得NCAA的冠軍. 小潘說, 球隊隊冠軍的意義遠遠大於他個人的勝利. 小潘說這番話時的誠意, 是無庸置疑的. 

 

我覺得我們夠好, 有足夠的能力成就這件事情, 而這是我在這裡的目標. 

 

 

 

    

如果你或你的小孩有興趣進入美國NCAA系統打大學高爾夫校隊

雖然有越來越多的青少年高爾夫球員在高中一畢業就隨即轉入職業, 到底何時該轉這件事情見仁見智, 個人條件與差異又大, 在這裡不多加討論. 然而, 美國的大學校隊裡臥虎藏龍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看看這些人今年在職業賽場上的輝煌戰績, 如目前世界業餘排名第一, UCLA的Patrick Cantlay —US OPEN T21, PGA Tour Travelers T24, PGA Tour ATT National T20, Canadian Open T9;  世界排名第二, Oklahoma State的Peter Uihlein— PGA Tour

Transitions T57, British Open T48, Nationwide Children’s Hospital T9; 世界排名第八, Texas Austin的Jordan Spieth— PGA Tour Byron Nelson T32; 今年才剛宣布轉職業的Russell Henley與Harris English更以業餘大學高爾夫球員身分各奪一座Nationwide Tour的冠軍. 而同場與Harris English在Nationwide競技的是出身LSU, NCAA Championship個人冠軍的John Peterson. 他與English一樣因為業餘身分不能領取獎金, 但也留下同站第二名的傲人成績.

 

說了這麼多, 只是想要告訴各位, 如果選手高中畢業還想再磨練, 又不想放棄學業, 進入NCAA的系統可能是留在業餘界卻能繼續保有高度競爭環境的唯一選擇. 因為在這裡, 你一年到頭都在跟上述這些人拼命.

 

然而話說回來, 這畢竟是去念大學. 美國的學校管這些人叫做Student-Athlete 而不是Athlete- Student. 看字面就知道, 這些人的本份仍是學生, 所以保有學生的權力與義務.

這權力與義務叫做”受教育”. 有一位高中生問UW的總教練, “ 到美國最好的高爾夫校隊是不是比較能順利進入PGA” ? 教練告訴他, “PGA的門非常窄, 打大學校隊當然不等於PGA”.教練繼續提到,

”大學提供的是全方位的訓練, 除了提升你學識的涵養, 練習思考與分析, 並且讓你學習豐富你的生活,

在球隊裡透過團體生活培養與人相處的能力. 當然, 大學有非常多的資源, 可以充實你的球技; 一個月幾乎都有兩個比賽, 讓你不乏競爭. 但是職業之路是個人的事情, 大學這個包裹, 對你的職業之路也許有所幫助, 但成為職業選手的條件非常嚴苛, 這部份最終是選手自己要訓練與培養的. 德州農工大學的總教練曾經告訴我們, “每100個大學球員, 只有一個到兩個能成功轉進PGA. 而轉進PGA之後的五年存活率是25%. 所以, 我要求我的選手一定要讀書, 拿到學位, 就算無法順利轉職業, 這些學生運動員因為在大學裡學習團體生活, 又因為被逼著兼顧學業與球場上的成績, 練就了一身的本事, 抗壓性奇高, 最終, 打了一手好球的他們畢業都非常受到各大公司的歡迎”.  UW教練對小潘的老師,Jerry, 曾說過的一句話—“ 我的學生總是在課業壓力越重的時候, 球場上的表現越好. 因為他們必須兼顧學校與球場上的成績, 做起事情來非常有效率, 密度非常高, 練球就隨時在模擬比賽. 站在人生或是培養運動員的觀點來看, 他們學習到如何安排優先順序並且知道什麼時候或是什麼事情應該要犧牲. (Prioritize and Sacrifice). 在搞清楚這些事情並有基本的認知以後, 若有人認真考慮要走這條路, 請務必注意以下的事項 :

 

第一.

9-12年紀的成績 : 美國的大學與NCAA都會審核學生9-12年級的成績, 也就是國三到高三的在校成績. 在台灣大部分練球的選手是不讀書的, 但是NCAA對於想要打大學校隊的選手有基本的成績要求, 各大學校也有各自的標準, 教練更不要學業成績不好的選手進他的隊, 因為當平均成績低於某個標準, 學校是會禁止選手打球直到成績回到標準以上才能歸隊. 而美國的大學教授, 他們並不管你是不是運動員,不管你有多少比賽, 你與其他人的標準是一樣的, 何時該考試, 該交報告, 一樣都逃不掉. 這就是為什麼史丹佛的David Chung去年白天在阿根廷打世界杯, 晚上蹲在書桌前考線上的期末考了. 請注意你的在學成績, 絕對不是教練看上你你就進的了學校.

 

第二.

在校選修的課程 : 如果是高中就在美國就讀的選手, 請務必注意你選的課程. 有些課程的學分是NCAA不承認的.

 

第三.

有許多的小孩到美國就讀時, 為了適應語言, 父母會讓孩子降級就讀. 這個在一般人的身上通用, 但是NCAA新規定是—9-12年級必須在四年內讀完.

 

第四.

托福與SAT : SAT是每一位要進大學的高中生必考的項目, 母語不是英語的外國人必須考托福. 同樣的, NCAA有標準, 各大學也有各自的標準, 差一分都不被接受, 這個我們有親身的體驗.

 

第五.

獎學金 : 獎學金涵蓋的範圍可能擴及學費, 書本, 餐飲, 住宿. 女生沒有以下規定, 但是男生有, 請特別注意. NCAA規定, 各大學總共只能提供”四人份”獎學金給選手, 不管你招募多少選手到你的球隊. 簡單來說, 教練會用獎學金去吸引好的選手, 所以依程度的不同, 每個人拿到的獎學金不同, 有人15%, 有人20%, 多到60-70%, 現在能拿到全額獎學金的選手已經非常少了. 教練資源有限, 所以有很多好的選手為了爭取獎學金, 越來越早承諾教練.

 

第六.

徵才 : 教練會在各大比賽尋找他喜歡的選手, 但是NCAA規定, 高三以前, 教練不能主動打電話給選手. 選才的流程通常是—A.教練會寫信給他感到有興趣的選手詢問(這不代表他就要你, 也不代表你就能進去), 或是選手主動自我推薦. B.如果彼此有興趣, 會進一步談論彼此的需求, 了解選手的學業成績, 個性, 選手也可以了解你未來可能的教練. C. 如果談的順利, 可以與教練約參觀學校. 參觀分為非正式參觀與正式參觀,

正式參觀學校是可以負擔旅費的(有詳細規定). 基本上到了這個階段, 這等於是面試, 請選手與家長都要非常注意自己的態度與儀容. 正式參觀時, 教練會帶你去看學校設施, 練球的球場, 也會與你談到隊上的訓練, 他也會一邊觀察你. 如果教練真的很喜歡你, 也許當天就會告訴你他想要你來, 可以提供多少獎學金, 所以千萬不要把這種參觀當作是野餐.

 

第七.

如果彼此確定, 接下來就會要簽承諾書(時間NCAA有規定), 然後會有一連串的資料要準備.

 

選手與家長, 千萬不要衝著學校的名聲就去了. 你們必須詳查學校的氣候, 了解校隊的氣氛, 課業的要求, 學校周邊的環境是否喜歡, 很重要的是教練. 美國大學的高球總教練是校隊的靈魂, 他說的話有絕對的重量, 他領導整個隊, 球隊走到哪他跟到哪, 甚至比賽的時候教練是可以給予意見的. 他也要對外募款, 他更要對學校與捐款人負責交出好成績. 所以, 不喜歡教練就絕對不要去, 不然天天相處選手會非常難受. 每個教練風格不同, 選手要把握機會與教練互相了解.

 

這是目前為止我可以想到的, 希望能把這些資訊分享給需要的人, 祝福大家 !

Michelle

關於小潘打進US OPEN會內賽

這兩天關於這麼多小潘的報導,與其說我興奮,或是高興,最深層的是感動.小潘走了好長好長的路,不為人知的路. 

讓我最感動的是在USGA網站上的那一段文字, 短短的一篇文, 道盡了四年多來的奮鬥-“Wiser and armed with a stronger game…Pan improved his speaking skills in an English-as-a-second-language class at the academy. In four years, he’s gone from knowing virtually nothing to understanding questions from a srum of reporters“- 

這是一個來自台灣鄉下孩子的故事: 四年前15歲的小潘獨自到美國,什麼都不會,連一般我們覺得理所當然的生活常識都沒有.在台灣小有名氣的他自信打落谷底,走進教室什麼都聽不懂, 去到球場誰也不認識, 學習克服沒來由的劣勢感;在旅行的慌亂後還得繳出成績, 為自己找出路.走到今天,學期中照顧好學業, 成績優異申請到大學獎學金;空閒時閱讀, 安排比賽, 洗衣服, 把房間整理的一塵不染;比賽時冷靜聰明的處理每一個狀況與挑戰, 比賽完泰然自若的脫帽走上前去與前來加油的民眾握手致意, 氣定神閑的接受一群記者的採訪.做選手, 決對不只是搞定球袋裡的14支球桿就足夠的事情, 如果說這四年來改變小潘最多,帶領他走到這個位置的東西是什麼, 我會說, 是教育. 教育是他自信的真正來源,而紀律與對自我的要求, 是實踐的根基. 

很多人說, 小潘幸運, 可以到美國受教育, 打球. 是的, 小潘幸運, 但他在巨大的壓力下把握住每個來到他眼前的機會. 他勇敢, 沒有退縮, 更沒有到了美國身邊沒大人就變的放縱, 懶散. 我們總是要他放輕鬆, 因為他比誰都把自己綁的更緊. 不是到了美國事情就解決了, 往往到了美國才是問題的開始. 成長中的青少年, 父母不在身邊, 要發生什麼事情都有可能. 在很多人覺得小潘幸運的背後, 誰知那裡面有多少汗水與淚水, 長時間的寂寞與無助.所以遇到帶著小孩練球的家長, 我都會跟他們說, 生活要單純,要嚴格要求, 給他們完全的責任, 但同時要 ”做孩子的朋友“,”聆聽他的心“ , 因為這條路, 很難走. 

這個故事還在繼續, 往前走的路更是佈滿荊棘,祝福小潘!也期待有跟多選手能幫台灣在全世界的大賽裡升起我們的旗幟! 

P.S 台灣很小,希望大家互相幫助, 不分彼此, 不要只會去比較誰家的小孩好.記得之前小潘一回比賽完, 把贏來可以去賣店換獎品的禮券捐給美國當地幫助小孩打球的慈善協會, 之後受到幫助的人寫了一張卡片給他謝謝他, 他告訴我, “我真的感受到幫助別人的快樂, 很特別” -:) 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Michelle